新生代少女奇幻雙星組合

作家.響生繪師.高橋麵包

 

72區爆發種族衝突事件,加害者居然是世界政府?

而對未來世界尚處懵懂階段的白火竟被派上戰場前線作戰!

(白火淚目:局長,這份工作有納入保險嗎?)

格帝亞少女~純血烙印02封面(提案)s.jpg

 

《格帝亞少女~純血烙印02在未來世界賭命工作吧!》

 

 

「要吃飯就得工作!」

即便時代差了千年,「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這條法則依然不變。

受到時空管理局不少照顧,白火希望能回報對方,

那麼,可以發揮她純血烙印力量的地方是:

調停科?鑑識科?醫療科?還是……

NONONO──傻子才會進入魔鬼科長暮雨坐鎮的武裝科呢!

可憐她偏偏就是那個傻子,上班三天便被推上戰場……

還跟著暮雨科長被關入「小黑屋」……Σ( ° °|||)

更恐怖的是,那隻紅髮貓眼男諾瓦爾居然說要與他們並肩作戰?!

(白火:今天是四月一日嗎?)

 

★隨書附贈超可愛幕後小劇場《未來世界裡也有不少貓奴》,貓奴首選喲!

 

已出版集數

格帝亞少女~純血烙印01封面(提案)s00.jpg

格帝亞少女~純血烙印01來自過去的時空迷子

第一集精采試閱連結:http://book4e.pixnet.net/blog/post/116914160

 

 

 

書籍資訊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飛小說158

書名:格帝亞少女~純血烙印02在未來世界賭命工作吧!

作者:響生

畫者:高橋麵包

上市日:2017329

價格:定價220

購書方式:可至7-11超商(優惠價79折),或是蛙蛙書店、安利美特animate、金石堂、墊腳石等一般書店購買,或上網至新絲路、金石堂、博客來等網路書店訂購。

香港地區:請洽誠品書店。

 

 

 

精采試閱

  「早安,白火!」

  早上七點整,起了個大早,正在餐廳用餐的白火突然聽見一道開朗有活力的聲音,抬起頭來一看。

  一位有著光澤健康的亮橘色短髮、翠綠色眼瞳,並穿著武裝科黑色軍服的爽朗青年向白火揮揮手。青年看了一眼高掛在牆上的電子鐘,距離值勤還有段時間,便從容的走了過來。

  「是路卡啊,早安。」白火淡淡一笑。

  她示意對面的位置是空的。青年便拉開椅子坐下。

  這位氣質健談開朗的青年名為路卡.伯恩。是她不久前認識的武裝科科員。

  路卡擁有一對充滿朝氣的大圓眼和笑容,外貌看起來和艾米爾同齡,若是兩人站在一起,就算被說是兄弟也不意外,但其實他已經二十二歲了,標準的娃娃臉。

  第一次遇見路卡時,路卡穿著便服,白火原本以為是不小心在管理員迷路的小孩,差點要把他帶去一樓通訊處請局員廣播,路卡才無奈的拿出管理局局員識別證。看他一臉麻木的表情,絕對是對這種事習以為常。

  一看見對方攤出的識別證,白火愣住了,這看起來根本和艾米爾相同歲數的未成年少年居然是管理局局員,重點還隸屬為數稀少的武裝科!

  不只如此,路卡也是前陣子負責阻止太陽能發電塔恐怖攻擊的武裝科科員之一,當他回到管理局時看見一樓大廳像是被颱風掃過一樣也嚇個半死,以為是管理局遭洗劫,事後才知道是恐怖分子大亂的傑作。

  路卡的個性本來就外向熱情,得知白火正是那位拯救管理局的英雄後,熱心的為她介紹局裡的相關事務。相處一段時間,儘管是武裝科科員與迷子的特殊身分,兩人也成為了相互往來的熟識。

  「路卡,你看起來心情不錯呢,發生什麼好事了嗎?」白火看對面的娃娃臉比平常笑得還開,差點就快哼起歌來了。

  「也沒什麼啦──就是有種預感,今天會是個好日子。」路卡嘿嘿笑了幾聲,「一定是因為到現在都沒有被局長那類的人纏住吧,今天絕對是個愉快的工作日!」

  他這句話白火聽得心有戚戚焉,沒有安赫爾那個麻煩,管理局確實會很和平。

  「白火,聽芙蕾說妳已經決定加入管理局了,還沒選好要去哪個部門嗎?」

  「嗯,雖然聽艾米爾介紹過了,但是還沒有自己走一趟,不知道自己適合哪方面的工作……」

  「既然是純種的話,來武裝科不就行了嘛。」

  「不,武裝科有點……」白火點到為止,委婉的別過頭。

  其實她想講的不是「武裝科有點」,而是「暮雨科長有點」才對。

  前陣子的實境模擬訓練已經讓她刻骨銘心體會到武裝科科長的魄力,在那個魔鬼科長手下工作不死也剩半條命。她可是總有一天要回到過去的人,死在這種地方未免也太過悲哀。

  說到暮雨,前陣子的嚴重傷勢已經恢復大半,雖說尚未痊癒,可他還是堅持回到工作崗位。暮雨目前只被准許待在局裡執行內勤,原本就不算好的脾氣更是搖身一變成了熱帶性低氣壓,讓同樣身為武裝科的路卡叫苦連天,根本不敢進辦公室。

  身為一個時空迷子就已經被魔鬼科長慘無人道的扔進訓練場裡自生自滅了,白火實在無法想像如果加入武裝科會有什麼下場,當眾被暮雨擰成麻花辮丟到垃圾桶嗎?

  「──那妳就到各科去參觀一下怎麼樣呀?」

  霎時,有人從後方拍了白火的肩膀,她嚇得回頭一看。

  「安赫爾?」

  「局、局長?」

  「早安呀,白火妹妹,還有今早就有種預感會很開心的路卡小弟。」上一秒明明連個影子也沒見著,下一秒安赫爾如一陣風般出現在兩人眼前,蛇一般的眼瞳帶刺的瞄了路卡一眼,「到剛剛為止都沒有被像我這樣的人纏住,絕對是個愉快的工作日對吧?」

  「局長?你聽到了?你從哪裡開始偷聽的啊!」路卡臉色慘白,這個局長究竟是從哪裡冒出來的?桌子底下嗎?

  「那不重要啦。」安赫爾揮揮手,逕自拉開空椅子坐下,「白火妹妹,一直猶豫不決也不好,妳就到各科去參觀局員們的工作情況如何?」

  「好是好,可是這樣會妨礙到其他人吧?」大家都在工作,她也不好意思就這樣闖進各個部門,又不是在參訪古蹟。

  「不會不會,才沒這回事,白火妹妹現在可是萬眾矚目的迷子新星啊,哪會有什麼問題呢?再說如果真的有問題,統統用火燒掉就行了啦。」

  「……」

  ──這人真的是局長嗎?這種隨隨便便就想把局員燒成灰的傢伙真的是局長嗎!

    ★※★◎★※★

 

  「朔月,這是怎麼回事?你不是說是來調停的嗎?」路卡一看見他的高大身影便匆匆跑了上去,「這裡根本一個人也沒有,你是不是被耍啦?」

  「……調停?」朔月聽見這兩個字有了反應,他疑惑的眨眨眼,「我有說要來這裡調停嗎?」

  「嘎?」不只是路卡,聽見這話的白火也呆滯了。

  「我只說,要來這裡一下,沒有說是調停啊……」朔月懶散的面容有了一點變化,他稍稍皺眉,「路卡,你好奇怪喔。」

  「奇怪的是你吧,你閒閒沒事來這裡幹嘛啊?盯著天花板發呆嗎?」

  「有人給了我這個,然後,叫我來這裡等。」

  朔月從口袋裡拿出一封信,他本來還想貼心的幫路卡攤開信紙,但是動作太慢,被早就磨光耐性的路卡一把搶了過去。

  白火湊近一看,兩人一看到信件的內容,眼珠子差點掉下來。

  「調停科的朔月,我要你付出代價!」

  A4大的信紙,斗大出現這幾個字。

  更毛骨悚然的是,這幾個字還不是用寫的,而是從報章雜誌上一個字、一個字剪貼上去,每個字體大小不一、色彩不同,橫豎著看都知道是恐嚇信。在這電子報章普及率極高的公元三千年裡,竟然還有人放棄直接打字,選擇一刀一刀把紙張上的文字剪下來黏貼,反而讓人開始猜測究竟是哪裡來的模範生。

  看到恐嚇信的路卡嚇個半死,「你到底做了什麼啊?而且你還乖乖過來,你是笨蛋嗎!」這根本不是什麼調停工作,單純是來倉庫被圍毆的啊!

  「朔月先生,你──」

  白火也想說什麼,但朔月意外的打斷她的話:「朔月就好。」

  害得她閉上嘴忘記要講什麼,這個異邦人似乎對稱呼有莫名的執著。

  白火嘆了口氣,重新開口:「朔月,你為什麼會收到這種東西?」

  「我也,記不清楚了。」

  白火和路卡面面相覷,決定不管事發原因了。

  「總之快點離開吧!會被叫來這裡準沒好事,朔月,我們快走!」

  「可是,我還沒見到,叫我來這裡的人──」

  「見到了你也差不多要投胎了啦!好了,快走快走!」

  路卡強抓住朔月的手,既然叫不動,那說什麼也得把他拖走才行。這種預告信、這種地點、這種場面,隨便想都能猜到等等木箱後面一定會跑出一狗票拿著球棒的混混,朝前後兩邊圍攻過來。

  他才剛這麼猜測,就聽見囤積物後方傳來了腳步聲,十幾道人影從角落陰影處跳了出來。

  「騙人,也太快!重點是好多人!」

  當然,走出來的人各個凶神惡煞,手裡拿了根球棒或鐵棒。

  「朔月,你到底是做了什麼?」白火看了也慌了,明明只是個調停科科員,還是講話速度超慢、動不動就打瞌睡的異邦龍,這種殺傷力零的純良好青年到底是幹了什麼蠢事才會引來一堆仇家啊?

 

    ★※★◎★※★

 

  「啊,這是……」這時,在這堆時空碎片中看見相當熟悉的東西,白火指了指桌上的物品,「我好像知道這個。」

  「是白火小姐年代的東西嗎?」

  「是不是同一年我不知道,因為這東西流傳滿久了……」

  攤在白火眼前的,是一枝老舊的原子筆,和寫滿中文字、有著凌亂字跡的白紙。

  看見那張寫滿字的紙白火就懂了,是「筆仙」那類的東西。

  這種遊戲一個不小心就會出事,所以筆仙、碟仙、錢仙那類的東西她碰都沒碰過,倒是有看過網路上其他網友的親身體驗,因為滿有趣的,所以她印象挺深刻。

  那些正在玩筆仙的人也挺無辜的,他們絕對沒料想到筆仙玩到一半居然被時空裂縫吸走,上面的鬼魂都還沒請走就直接來到了公元三千年報到……不對,或許時空裂縫突然出沒、把筆仙和道具捲走這件事,對當事人而言就是種「顯靈」也不一定。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個在我們那裡,是一種叫做『筆仙』的東西。」白火指指桌上的筆和白紙,看著其他三人一臉困惑的表情,她繼續說明:「是我們臺灣的一種……怎麼說呢,遊戲之類的?」

  她開始講解筆仙的玩法,她自己也沒玩過,只好回想以前看過的分享心得,大致講出筆仙的規則和禁忌。

  艾米爾和芙蕾是聽得津津有味,但不知怎麼的,當白火提到筆仙是請來「鬼魂」那類的東西時,路卡的臉色瞬間變得鐵青。

  「什麼,鬼魂!妳說這枝筆會被鬼魂附身?!」臉色泛白的路卡放聲大叫,一連退到牆角處,「不要不要不要,邪門,非科學,根本是迷信,太可怕了!你們國家怎麼會流行那種鬼東西啊!」

  「……路卡到底怎麼了?」之前聽他被局長的鬼故事威脅時白火就想問了,不過是個筆仙,這人到底是有多膽小啊?

  「請不要介意,雖然路卡先生膽小又怕鬼,但是人不壞喔。」

  「我聽到了啦,艾米爾!才不是膽小怕鬼,我只是不相信無法用科學解釋的東西!總之快點把那什麼筆仙的鬼東西拿走!」

  「吶,白火,照妳這麼說,那個筆仙應該是哪裡都能玩的東西吧?」芙蕾戴上鑑識手套,拿起桌上的紙張端詳一陣,「所以說這些東西唾手可得囉?」白紙和原子筆,都是些不重要的時空碎片,丟掉也沒關係。

  「嗯,應該是?」白火看著芙蕾很有興趣的研究著寫滿字的白紙,好奇的問:「怎麼了嗎?芙蕾?」

  「不如我們來玩玩看吧?筆仙。」

  「咦,這樣好嗎?」白火是不在意筆仙請不回去的問題,就算到了公元三千年,有沒有鬼魂都還有待證實,重點是筆仙這種地方文化,在這種異地真的能請出來嗎?

  「我也對白火小姐故鄉的事物很感興趣,如果妳不介意就來試試看吧。」好奇心旺盛的艾米爾也主動參了一腳。

  「我是沒關係,可是……」白火看了一眼瑟縮在牆角的路卡。

  「不要不要不要!說什麼都不要!死都不要!我才不要玩那種鬼遊戲!」路卡感覺到三人投來的熱切視線,再度黏回牆上,表情驚悚得像是隨時都會哭出來。

  這樣的他當然是被芙蕾強硬拉回來,丟到鑑識房間的小空地中,被迫參與。

  「不要!走開!芙蕾,放開我的手!快放手啊啊啊啊──」

  「來吧,白火!用不著擔心!」芙蕾躍躍欲試的把原子筆和寫滿字的紙張攤到地板中央。

  「筆仙至少要兩個人才行呢,老實說我自己不太想玩……」變成時空迷子已經夠衰了,白火不想又被孤魂野鬼纏上,況且她覺得比起自己,公元三千年世界的人應該都與神怪之事無緣才對。

  尤其是暮雨和安赫爾,感覺筆仙一看到那兩個人就會馬上落跑。

 

    ★※★◎★※★

 

  其實所有部門中,白火最不想踏入的就是醫療科,因為管理局的天災局長安赫爾就是醫療科的一員,走進去參觀的話很可能就再也出不來了。

  「醫療科就跳過吧?我又不懂醫學……」

  「但是不去露臉的話,局長反而會糾纏上來喔。」路卡建議她還是去碰頭一下比較好,要是安赫爾颱風自己黏上來的話,事情只會更棘手。

  醫療科是安置時空迷子的主要場所,同時也應對時空迷子精神不穩、武裝科科員傷勢等狀況。當迷子回歸時空時,也是由醫療科來執行消去記憶的工作。白火所居住的迷子收留用房間就在醫療科內,她對這裡也很熟悉,熟悉到每次在走廊上撞見安赫爾前就能迅速繞路走。

  「那就馬上看完馬上離開吧,反正我也不可能加入……」這種需要專業知識與技能的部門,又有著喜歡暗算人的純種科長,她死也不打算蹚渾水。

  「哎呀哎呀哎呀,這不是可愛的白火妹妹和路卡小弟嗎──」

  唯恐天下不亂的聲音出現了,白火和路卡肩膀從後面被人一拍,他們很有默契的站直身子。

  「我就想說你們怎麼還沒來,還以為你們落跑了呢。」安赫爾親暱的攬住兩人的肩膀,訕訕笑了幾聲,「要是刻意跳過醫療科,局長我可是會很、傷、心喲!」

  「怎、怎麼可能會跳過呢,妳說對吧,白火?」總覺得局長攬住他的力道大到肩胛要被擰碎了,路卡連忙諂媚的笑了幾聲。

  「是、是啊,我的房間就在醫療科裡,哪有什麼道理要逃呢?怎麼可能會逃?」一樣快被折斷骨頭的白火飆高聲音,企圖掰開安赫爾壓在自己肩膀上的手。

  「逃?我什麼都沒有說啊,怎麼會扯到逃跑了?白火妹妹?」

  白火趕緊閉上嘴,她幹嘛自己跑去跳火坑啊!

  「算了,你們能來我很高興。雖然是想讓你們看看醫療現場的,不過現在是我的休息時間。」安赫爾又拍了兩人肩膀一下才鬆手,「對了,有局員剛旅遊回來,帶了其他星都的特產,好像是什麼咖啡的樣子,要喝嗎?」

  「可以嗎?」

  「沒關係啦,放著也是放著。等我一下,我去拿過來。」他走到辦公室裡。

  安赫爾的辦公室離這裡很近,晃一下就出來了,手裡拿著兩瓶飲料。

  「謝謝。」白火第一次看到公元三千年的罐裝飲料,總覺得挺新奇的,看包裝的文字和圖案,的確是咖啡那類的東西。

  她其實不太喜歡咖啡,不過既然是別人給的……看著身旁的路卡馬上打開拉環喝了一口,還是打開來喝比較禮貌吧。於是,她也打開拉環,小啜一口咖啡。

  不喝還好,喝了才知道事情不得了。

  「怎、怎麼有點……暈暈的……」

  總覺得像是被抽乾了靈魂似的,白火搖晃著差點要飄起來的身體,眼皮越來越沉,最後終於承受不住,整個人側倒在地。

 

    ★※★◎★※★

 

  武裝科首要的任務是前往沙族聚落,優先保護被政府攻擊的沙族居民,之後才是攻入世界政府駐紮在72區某處的軍營。

  站在沙地上的白火放眼一看,眼前數百、數千個黃沙丘隨著風向而變化莫測,加上被高聳矗立的黃沙高原擋住視野,她不由得半張著嘴發出驚嘆,結果在呼吸的時候不小心吃進沙子,一連咳了好幾聲。

  這時,耳朵上的通訊器傳來了訊息。

  「各位小夥伴早安,我是最美麗的荻通訊官!武裝科的好夥伴們,沙漠地帶的空氣想必相當惡劣吧?嘴巴千萬不要張太大,吃進沙子可是會咳出一大口黃沙喲,說不定連肺也會變成鳥類的砂囊呢──怎麼樣怎麼樣,這個雙關笑話很有趣吧,欸嘿嘿嘿嘿!」

  耳機傳來荻深樹高揚的聲音,在這種放眼過去一片黃澄的地點下,更讓人煩躁。

  原本想反駁的白火才剛張開嘴巴就又吃進了沙子,發出連聲咳嗽,荻深樹之後一定會笑她很蠢。

  「廢話就免了,講重點。」

  暮雨按住耳邊的通訊器,白火總感覺他凌厲的眼神也透過通訊器傳到荻深樹面前。

  「是是是,暮雨小夥伴還是一樣冷淡呢,深樹好傷心──」玩笑話到此為止,荻深樹清清喉嚨,「目前各位的所在位置是位於沙族聚落外圍,接下來請朝正北方走一公里,就可以發現可愛的沙族居民囉!已經確認世界政府還未發覺武裝科的行動,所以用不著擔心,放膽走過去吧。」

  考慮到若把直升機直接停在沙族聚落上空,會引起居民恐慌,同時也有被政府軍發現的可能,直升機才會在一公里外降落。

  「那麼,要是各位出了什麼意外就請聯絡我,荻通訊官熱線二十四小時為您而開著喲!掰──」

  荻深樹最後一句「掰啦」的「啦」字都還沒說出口,暮雨就厭煩至極的嗶一聲關掉通訊。

  他確認北方方位,「走了。」回頭示意眾人一眼,逕自向前走。

  在沙漠中徒步走上一公里,深怕迷失方向的白火緊緊跟著隊伍,雖說身上有著確認方位的電子定位系統,她骨子裡還是個來自過去的時空迷子,害怕沙漠的千變萬化可是天性。

  這一路上都沒有人說話,雪莉也只是安靜的黏在暮雨身邊,四周只能聽聞風聲呼嘯而過。

  約莫距離沙族聚落剩下三百公尺左右,出現了突發狀況。

  暮雨驀地停下腳步,往聳立在周圍的高原和石塊破片望去。見他停下腳步,白火他們也繃緊神經,梭巡四方。

  白火用眼尾一掃,發覺板狀石塊後方閃過一道人影。

  難道已經被政府的人發現了嗎?她立刻伸出有著烙印的左手,想不到正要喚出銀白火焰時,立刻被暮雨制止。

  「統統不准使用烙印力量。路卡、雪莉,等等一有動靜就立刻退後。白火和我留下來。」他利用通訊器低聲說了句,聲音馬上被風聲帶走。

  「知道了。」路卡和雪莉點點頭,緩緩退到隊伍後方。

  白火雖然完全不懂情況,但還是照著暮雨的指示放下左手,屏住呼吸。

  她感覺躲藏在遮蔽物後方的人影有了動靜,至少有十個人以上。

  下一秒,黑影一湧而出,紛紛從石壁後方衝了出來,黑影們形成一個圈圓圍住他們四人,全部手持步槍,用槍口對準圓心。

  同一瞬間,原本手無寸鐵的雪莉不知何時喚出烙印,她的烙印並非刀劍、槍炮類的武器,而是包覆著雙腿的黑色高筒靴。

  「走了,路卡!」換上長靴的雪莉勾住路卡的腰,輕輕一跳,長靴下方立刻噴射出一股讓沙地凹陷的氣流,使她和路卡飛上高空。

  這衝上天的速度快得措手不及,包圍他們的黑影還沒開槍,雪莉和路卡就飛到天空的另一端,完全脫離槍炮的射擊範圍。

  白火看傻了眼,這兩個人就這樣落跑了?

  「為了活命連同伴也能捨棄是嗎……你們這些未來人果然沒有人性可言啊!」包圍住他們的帶頭男子冷哼一聲,不打算追趕自行逃脫的雪莉和路卡,把槍口移到剩下來的白火和暮雨身上,「把手舉高,要是敢抵抗,就當場把你們殺了!」

  暮雨不改那張撲克臉,照指示乖乖舉高雙手。

  未來人?是指公元三千年的原生居民嗎?白火雖然覺得莫名其妙,為了保命,還是把手抬高。

  眼前這些包圍他們的人並非政府軍,政府軍的軍服是藍色,這些人卻穿著凌亂無統一性的衣裝,手上的步槍也並非最新型武器,她雖然才剛來到公元三千年不久,也能看出那些步槍大多是已經被淘汰的老舊槍械。

  「看你們軍服的款式和顏色……是伊格斯特的人吧!報上名來!」領頭的男子走上前,凶神惡煞的瞪了最前方的暮雨一眼。

  「時空管理局武裝科科長暮雨,她是我的部下。」暮雨看了一眼白火,仍舊聽從指示,沒有放下高舉的雙手。

  現在到底是怎麼回事啊?鼎鼎大名的魔鬼科長居然被一群混混挾持?白火有種想放聲尖叫的衝動。這些人到底是誰?是盜賊嗎?莫非她第一次出任務就得死在這些盜賊的手裡?

  她偷瞄了暮雨一眼,他明明閉上眼睛也可以秒殺這些盜賊,為什麼不動手?

  「有話等到了監牢裡再慢慢說吧。把這兩人帶走!」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不思議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