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伺服器 想比賽?人潮才是最大敵!

 

  「哇靠!來參加比賽的會不會太多人啊!?」

  王者壓低用來遮面的棒球帽,抓著帶頭在人潮中穿越的日天君抱怨。

  而抓在王者後方的依序是蒂亞、槍雨、嫩B、莎娃蒂、伊朵及貝貝拉,一批人馬活像是台超長的蒸氣火車,而火車頭當然就是日天君啦!

  誰叫他就算閉著眼依然可以在中央城鎮穿梭自如,想穿越人群,到前方好幾百公尺處、那看起來小小一咪咪像是黑輪攤的報到處,非靠日天君不可。

  「沒辦法,誰叫獎品是領土和城堡,只要贏了就可以不攻城免費當城主,誰不想要。不來參加的才是笨蛋吧!」

  槍雨雙手小心的護在蒂亞身旁,深怕她被四周看起來活像死宅男的傢伙趁機偷摸胸部。

  開玩笑,誰敢摸他的蒂亞,等著被他剁手吧!

  「我覺得好熱喔……」

  「請忍耐點吧,少爺……」

  莎娃蒂空出一隻手取出扇子移往嫩B的臉旁,在窄小的空間裡開始上下晃動,淡淡微風緩緩吹過嫩B被汗水浸濕的脖子和後背。

  沒魚蝦也好,反正有風就行了。

  「謝謝妳,莎娃蒂。」

  「這是小的職責。」

  畢恭畢敬的回答中含著淡淡的滿足,所謂的女僕就是如此,只要能讓少爺覺得開心,能完成少爺的希望,這就是莎娃蒂的幸福。

  「我說,君哥,到底還要多久才能到達黑輪攤啊──!」

  貝貝拉的大喊彷彿超音速流動器一般,不僅讓周圍的人痛苦的掩著雙耳往旁邊退開了些,還咻的直接命中日天君的耳朵,河東獅吼的真人版啊……

  日天君抬頭望了望,轉頭對著王者說道:「還要再三十分鐘。」

  王者一愣,嘆了一口氣,轉頭對蒂亞說:「還要再三十分鐘……」

  「還要再三十分鐘!?」

  「居然還要再三十分鐘?」

  「還有三十分鐘喔……」

  「是的,三十分鐘。」

  「貝貝拉,他們說……」

  貝貝拉伸手阻止伊朵的話語,搖搖頭,對天哀號:「居然還要忍耐三十分鐘,有沒有搞錯啊!」

  「貝貝拉有點撐不下去了。」王者看著後方的騷動,對著日天君報告。

  日天君嘆氣:「沒辦法,人實在是太多了……」

  「而且你滿身臭汗。」

  王者捏著鼻子,看著日天君被汗水浸得整件都溼透的背心,還有四周人潮聚集在一起的悶味,整個現場就像悶燒鍋一樣,臭到他快受不了了啦!

  「你自己也是。」

  聽見日天君的話,王者趕緊拉開衣服嗅了嗅,果然,就跟日天君說的一樣,自己也滿身汗臭味。

  改個性別怎麼差那麼多?他是女生的時候就算流了滿身汗味道也沒那麼重……

  缺點,非常嚴重的缺點。

  正當王者開始對自己滿身汗臭味感到快發瘋時,後方的人潮不知道為什麼,突然非常不識相的往前擠了過來,而搭著火車的一行人就像是骨牌般,被人往前一擠,貝貝拉往前推到了伊朵,伊朵不小心往前傾推到了莎娃蒂,而莎娃蒂則……抱歉,因為嫩B太矮了,身高一百六十八公分的莎娃蒂用著依然的魚板臉伸直雙手隔過嫩B直接往槍雨的背推去,而槍雨則是往前慌張的抱住蒂亞,蒂亞因為承受不住重量驚呼一聲往前一推,而王者……打死他都不想碰到日天君吸足汗水的衣服,所以身子往旁邊偏了些、傾了些,因此直接被擠出隊伍,在日天君想抓也來不及的速度之下,臉部直接朝著地板來個特親密接觸,跌個狗吃屎。

  「咳咳咳!」王者不停將滿嘴的沙子用力咳出,頂著被撞斷的理智線直接破口大罵:「Shit!哪個王八蛋,撞個屁啊!天氣熱得要死是撞撞撞個啥碗糕,不會看路是不是啊!」

  看著王者的失控狀態,種子隊的眾人全都愣了許久,他們何時看過自家隊長吐出這麼形象不符的話?雖然動作是看過了,但是話……還挺錯愕的。

  「王、王者!?是『蛋蛋王』的王者啊──!」

  不知道是誰突如其來的一喊,原本吵鬧擠了三、四千人的外場突然瞬間安靜了,靜到連呼吸都能聽到的地步。

  但是毫不自覺的王者依然拍拍身上的灰塵,站起來碎碎唸道:「媽的,就算衣服五秒鐘後會自動清乾淨也不用這樣吧,撞什麼撞啊!沒品!後面是擠什麼擠啊?燒房子還是殺人啊!不會排隊是不是啊!?」

  「王、王者少爺……」

  「衝蝦啦?」王者沒好氣的抬起頭,只見蒂亞小心翼翼的拍拍自己的頭頂再指指四周。

  王者一愣,終於感受到周圍瀰漫的不尋常氣息。

  安靜,太安靜了,而且背後好像要被人看穿好幾個窟窿般,他緩緩掃眼望去,只見所有人的視線全集中在自己身上,尤其是女生,雙眼簡直直接冒成大愛心,一副恨不得將自己全身衣服扒光的樣子。

  王者吞吞口水,摸摸自己的頭頂,空蕩蕩的,啥都沒有。

  「帽子……好像掉了……」王者擠出一抹帶著尷尬的笑容看著日天君。

  「是掉了。」日天君回答。

  「那現在怎麼辦?」

  日天君沒有回答,直接拉著王者就往前方衝。

  槍雨抱起蒂亞、莎娃蒂抱著嫩B、貝貝拉拉著伊朵趕緊拔腿跟上,而其他人則是開始紛紛大喊。

  「蛋蛋王!是蛋蛋王啊──!」

  「啊──!王者別走啊!」

  諸如此類的聲音在暴動中的外場響起。

  「如果他們叫我『冷冽魔王』我還有可能會停下腳步……」王者抱怨,什麼蛋蛋王嘛,難聽死了,到底是誰取的啊?

  「要是你真的停下腳步,小心被壓成肉餅……過來!」

  日天君一聲令下,王者趕緊閃到他的後方,避開原本要抓他的瘋狂女子。

  但閃得其一,閃不了其二,誰叫王者和日天君都是第一等帥哥呢,所以既然有想抓王者的女人,當然就有想要抓日天君的女人,只見一隻手過來,剛好摸中了日天君的胸膛,接著又像泥鰍般縮了回去,而一旁也開始傳來了陣陣的歡呼聲:「YA!我摸到了!我摸到帥哥了──!」

  喂,歐巴桑,妳是幾百年沒碰男人啦?才摸到帥哥就讓妳興奮成這樣,那碰到比帥哥還要帥的超超超帥帥哥不就讓妳心臟麻痺提早身亡了!?

  「你被摸了……」王者斜眼看著日天君,活像在看在肉販砧板上被一群歐巴桑捏來捏去的待宰豬肉。

  「我是被害者耶……」

  相較於一臉鄙視的王者,日天君顯得有風度多了,拉著王者繼續在擁擠的瘋狂人潮中穿越。

  「這些人真的很煩耶!」貝貝拉不耐煩的從裝備欄取出一枚黑得發亮的物體。

  伊朵看到,一愣,「貝、貝貝拉,妳不會……」

  只見貝貝拉冷冽一笑,瞬間停下左腳來個大迴轉面向後方的追逐人潮,用力將手中的物體往天空扔去,「去吧,我的超強必殺武器──」

  黑色的物體在空中以緩慢的速度自體轉了好幾圈,然後在一聲爆響下自中心向外擴張碎裂成好幾塊小碎片,裡面的超強秒殺粉末也慢慢的隨著微風飄向下方的人潮……

  「哈、哈──哈啾!」

  「搞什麼啊!這是什麼東西啊?」

  「哈啾!哈啾!」

  貝貝拉看著前方不停打著噴嚏,陷入黑色粉末軍團攻擊裡而潰軍的人潮,仰天大笑:「你們這群白癡,再追,再追啊!我這次可是有先觀察風向再丟,叫、我、神──!」

  伊朵捂著額頭嘆氣,「只不過成功一次而已有什麼好得意的?」

  「伊朵,妳有意見?」

  「不,您說的是。」

  貝貝拉滿意的點點頭,拉著伊朵穿越滿臉錯愕的眾人,繼續跟上其他人的腳步。

  「看來貝貝拉這次總算派上用場了。」嫩B看著後方的狀況說道。

  「還好她這次有先看風向,要不然到時就變成我們被扒屍了。」槍雨說。

  「大少爺,你要不要放蒂亞下來……啊呀!」蒂亞因為槍雨的雙手突然一縮緊而嚇了一大跳,「大、大少爺……」

  「蒂亞,妳是不是忘了我是誰?這點小事還造成不了我的負擔的。」

  「可是……」

  槍雨不容蒂亞反對,看著抱著嫩B的莎娃蒂,用力點了點頭,各自將懷裡的人往肩上一扛,空出一隻手取出各自的槍械,對天鳴槍,大喊:「統統給我讓開!不讓開的我就直接幹掉他,讓他變成花園的肥料堆,聽懂了沒!」

  在經過槍雨的恐嚇之後,前方的人潮趕緊往旁邊閃出一條康莊大道,誰也不敢擋路。要是問為什麼的話,可能是因為他的面孔扭曲得太過於恐怖,加上他身上正散發出不同於正常人所該有的強烈殺氣。

  「老哥,你的殺氣太重了……」嫩B提醒道。

  「咦?喔,抱歉、抱歉,因為這場景跟以前那件事有點相似,所以一時就……蒂亞,沒事吧?」

  蒂亞勉強露出微笑,「蒂亞還可以再撐一下,追到王者少爺了嗎?」

  「抱歉,請妳再忍耐一會,就快追到了。」槍雨露出帶著歉意的神情。

  蒂亞搖搖頭,「沒關係,請別管蒂亞,現在趕快追上日天君和王者少爺才是當務之急。」

  「蒂亞,妳快吐了吧。」莎娃蒂轉過頭,淡淡說道。

  蒂亞一愣,慌慌張張的搖頭加揮手,「我沒事,真的……哎呀!」

  看著突然將自己抱回懷裡的槍雨,蒂亞先是一愣,接著滿臉通紅的低下頭,「對不起,大少爺……」

  槍雨露出無奈的笑容,「說什麼對不起,要是妳吐的話可是吐在我的衣服上。好了,別多說了。」

  「貝貝拉追上來了嗎?」

  嫩B抬頭看了一下,回答:「還差一秒。」

  「咦?」

  話才剛完,兩道人影突然從天空落下,仔細一看,不是拉著伊朵跑的貝貝拉,而是不知道何時揹起貝貝拉的伊朵。

  「看到了吧,兔子的跳躍力!」貝貝拉趴在伊朵的背上豎起大拇指。

  四人一愣,紛紛爆出了大笑。

  「真有妳的,沒想到伊朵還挺厲害的嘛!」

  「所有的獸族都具備了本身的基本能力,我只是運用了兔族的跳躍力而已。」

  伊朵對著其他人微笑說完,再向著貝貝拉喊了一聲「抓緊」後,便立刻再度運用強勁的爆發力往前一跳,躍上空中。

  「好了,加緊腳步,莎娃蒂!」

  「遵命,大少爺。」

       

  

  「其他人好像都追上來了。」王者邊跑邊說。

  日天君往後一看,果真看到了跟上腳步的其他夥伴,但是才剛轉回頭,看見前方張牙舞爪的一群人就立刻皺起了眉頭,眼見黑輪、抱歉,說錯了,是服務處才對,眼見服務處就快到了,但是前方卻擠著一群拿著大網的男男女女。

  不用這樣吧,又不是在抓魚。

  「我可以直接把他們宰成白光嗎?」王者提問。

  「當然是……不行。」

  聽見日天君的回答,王者只好縮回握住冰雪丸的雙手,不滿道:「不宰了他們我們過不去啊……」

  「但是在這裡不能擅自砍殺玩家,要不然要扣名聲的。」

  「有沒有名聲都沒差吧。」

  「……那倒是。」

  說真的,他也想不到名聲可以拿來幹嘛。

  看著日天君的表情,王者嘆了一口氣,煩躁的扒扒頭髮,腦袋開始不停的思考著可行的方法。就在此時,一個許久未見的圖案閃進腦海裡。對了!他怎麼會忘了這個東西呢!

  王者轉頭對著日天君交代道:「等等我可能不能使用武器,你可要保護好我。」

  「你要幹嘛?」日天君皺眉。

  「安啦,我只是要引開那群豺狼虎豹的注意而已……」

  說完,王者便從裝備欄裡取出久未見,被自己當成垃圾一樣扔進最深處的毛線手套。紅色的深V,是它的標誌!

  「你這又是什麼奇怪的東西了?」希望別再發生「變、身」這種事情了。

  只見王者嘿嘿的笑了笑,緩緩戴上右手的手套,「這次你們死定了。」

  日天君吞吞口水,怎麼看起來這麼詭異……

  「看我的,花、漾、手、套,終極變身──!」

  拉上左手的手套,王者雙手交叉於胸前,只見久違的金光閃閃變身終於開始了,深紅的V字是它的標誌,花漾的正義是它的名字!

  白色的棉線瞬間散開轉成黑得發亮的皮線進而重組,噹一聲,包覆雙手的金光碎成千萬細沙,而原本的毛線手套早已被超帥氣的黑皮手套所取代,華麗的變身音樂也悄悄停止,王者伸直雙手,中指與無名指靠在拇指上,雙手非常有「Ku Say(架式)」的交叉於胸前,攝影機左拍、右拍,最後停留在正中間,深吸一口氣,王者的雙眼轉為犀利,手腕一轉,高喊:「我要代替太陽好好來懲罰你們──!」

  日天君一張臉除了囧,嘴角還抖了抖||結果最後還是拿出了不正常的武器嘛。

  手套?

  代替太陽來懲罰你們?

  這小子是被熱到腦袋「趴帶」啦,這麼搞笑的台詞也拿出來講,真是……

  「這小子是有病啊?」

  前方一夥人的臉色不比日天君差。

  誰知一輕敵,便是慘死的開始。只見王者突然雙手手腕靠在一起,形成宛如開花般的樣態,然後緩緩移往腰間,「龜──」

  伊朵一落在地面,立刻像垂死兔子妹一樣虛脫的趴倒。

  貝貝拉則是趕緊站起身,困惑的看著前方的背影:「王者又在搞什麼了?」

  「果──」

  槍雨停下腳步,將蒂亞放下,自己則往後倒在地上大口喘氣。

  「王者少爺?」

  「氣──」

  「不會又在亂搞了吧?」嫩B從莎娃蒂的肩上跳往地面,看著姿勢奇怪的王者納悶。

  「大概是吧,少爺。」

  「功──!」

  一聲喝下,王者的雙手順勢往前一推,一道強大的氣功波頓時朝著前方用力擊去,宛如狂浪般不停從雙手傾瀉而出。

  「這、這是……」

  「是糖果啊──!」

  百聲慘叫頓時被王者的「龜果氣功」掩埋在糖果堆裡,宛如浪潮般的糖果軍團瞬間襲擊整座外場,不管是男人、女人、歐巴桑、歐吉桑或是咬著口香糖的小孩子紛紛都被糖果漩渦給沖走,嗚呼哀哉。

  王者拍拍雙手,聳聳肩,幾顆糖果還不停從手套落下,「這樣就不算攻擊了吧,看我這麼好心,還請他們糖果吃到飽呢!」

  種子隊的眾人看著一臉滿意的銀髮少年,紛紛抹了一下滴落至下巴的冷汗。

  糖果吃到飽?……根本就是人間煉獄吧。

  「趁現在快點走。」

  聽見王者的提醒,日天君立刻從石化中回神,伸手招了招,和其他人從兩座糖果掩埋山的中間穿越而過,跑往服務處的攤子前,超迅速的填完表格。

  「歡迎你們參賽,比賽時間會公佈在場內的中央公布欄裡。那麼,這是休息室的鑰匙。」服務小姐將號碼「0023」的鑰匙交給了日天君。

  「還有休息室,這麼好?」王者驚嘆。

  「是的,請好好休息,明天八點請到場內集合。」

  「嘿,看來這遊戲總算有些人道的地方了。」槍雨笑著說。

  太好了,他一定要好好的睡上一覺,真是快累死了。

  「休息室請往左邊直走,第一棟建築物就是了。」服務小姐微笑道。

  「那我們快點走吧!」貝貝拉興奮道。

  「快點走吧,我肚子餓死了……」嫩B摸摸肚子,嘟起嘴。

  「我有糖果,你要嗎?」王者舉起自己的雙手。

  咚、咚、咚!幾顆糖果頓時落往地上。

  嫩B鄙視了一眼,「不用了,我不想變成跟屍體同等級。」

  「別這樣嘛,嫩B……」

  「我說不要!」

  「嫩B……」

  「不要!」

  日天君看著漸漸走遠的背影,再看看手中的鑰匙,他總覺得這款遊戲不會這麼簡單就善待玩家……

       

 

  「這裡就是……休息室!?」

  王者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黑黑暗暗、電燈還一閃一閃要壞不壞的房間。

  真的還假的,這種地方要怎麼住人?只有櫃子和桌子,要睡哪?

  「我就說這遊戲一點都不人道嘛──!」槍雨抱頭吶喊。

  「大少爺……」

  「我看先去吃飯吧。」嫩B提議。

  貝貝拉點點頭,「我也這麼覺得,這地方……糟糕透了!說不定還有鬼……」

  「鬼、鬼鬼鬼鬼鬼……妳、妳說鬼!?」王者吞吞口水,難怪他總覺得陰風陣陣的,吹得他背脊都發涼了。

  「王者,你的腳在發抖耶。」

  「笨、笨蛋,這才不是……不是發抖……這、這只是……我腿痠,對!我腿痠……」王者一邊抖著音,一邊瞪著一臉饒富趣味的槍雨。

  槍雨聳聳肩,指著王者的背後說:「好吧,你腳痠就腳痠,不過你後面有個東西,你不覺得肩膀重重的嗎?好像有什麼……掛在上面……」

  王者一愣,聽見槍雨的話雙腳簡直抖得跟蚯蚓差不多了,他吞吞口水,緩緩轉過頭,只見一個白到發青的滑溜物體瞬間抵上他的臉,伴隨著一聲「滾蛋蛋」王者頓時慘叫著往後癱倒,直接暈死在地上。

  「滾蛋蛋!」滾蛋蛋從王者的胸口跳到一旁,困惑的看著雙眼呈漩渦轉的自家主人。

  「哈哈哈,居然有人會被自己的寵物嚇暈,太遜了吧!」槍雨捧著肚子大笑。

  嫩B斜瞪了他一眼,「誰叫你要故意講得那麼恐怖,明明就知道王者怕那種東西還故意這樣。」

  「我又不是故意的。」槍雨聳肩。

  「看不出來。」嫩B贈送白眼一枚。

  「好了啦,倒是現在怎麼辦?我們又不能抬著他一起去飯館。」貝貝拉苦惱。

  「先讓他躺在裡面吧。」日天君取出自己的毛毯蓋在王者身上,再將他抱進休息室裡邊的牆壁靠著,「這樣就沒問題了。」

  「那我們先去吃飯。」

  「嗯!走吧!」

  可憐的王者就這樣被孤單的留下,雖然他自己不知道就是了。

       

 

  咕嚕嚕……

  王者緩緩睜開眼,從窗外透射出的月光剛好灑在他臉上,而在此時,他也注意到四周傳來的打呼聲。

  肚子好餓……對了,不是要吃晚餐嗎?怎麼大家都在睡覺?

  啊啊……他好像被什麼東西嚇到暈倒了。

  「滾蛋蛋……」

  王者一愣,視線往下一移,白色的水煮蛋正窩在裹著自己的毛毯上,睡得好不安穩。

  把他嚇暈卻睡得挺爽的嘛。

  王者揉揉眼睛。不知道現在幾點了,肚子好餓,唉……

  突然,一個東西靠在他的頭頂,他一愣,抬起頭,日天君映著月光的姣好臉龐正對他露出微笑。

  「肚子餓了吧,快點吃吧。」日天君在他身邊坐了下來,將手上用紙碗裝著的牛肉麵遞到王者面前。

  「喔!?」

  「噓──小聲一點,會吵醒其他人的。」

  王者愣愣的點點頭,慌忙接過牛肉麵,打開筷子,夾起一大口麵條就往嘴裡拼命塞。沒辦法,誰叫他肚子真的餓慘了。

  「這毯子是你的嗎?」王者一邊咬著麵條,空出一隻手拉起身上的毛毯。

  「總不能放你一個人著涼吧。」日天君笑著回答。

  王者將毛毯塞進他懷裡,一邊扒麵一邊說:「那你著涼了怎麼辦?……哇靠!這牛肉超好吃的!」

  「滿意就好,小聲一點。」

  「明天不知道能不能贏……」

  面對王者突如其來的話語,日天君先是一愣,拍拍他的頭說道:「放心吧,一定可以的。」

  「因為……你是王者嘛!」日天君笑瞇了眼。

  王者一愣,緩緩露出一抹笑容,看得日天君都有些傻了。

  「放心吧,我絕對不會輸的,頂多拿你當肉盾。」

  面對王者的發言,日天君失笑。沒搞錯吧,居然在本人面前說要拿他來當肉盾,真是……

  「喔!超、超超超大牛肉片──!」王者夾起跟手掌差不多大的牛肉,抖得跟捧著黃金一樣的驚訝。他嘴一張,將牛肉塞進嘴裡,露出幸福的表情,「好好吃喔……」

  看著少年的誇張動作,日天君不由得輕笑。他放鬆的往後靠在牆上,看著窗外透進來的月光,緩緩闔上眼,承受不住睡意的召喚而進入夢鄉。

  而一旁的王者則是看著睡著的日天君,將碗擱在一旁,緩緩垂下眼,「是啊,因為我是王者,所以才有這些夥伴,那麼莫邵萱呢?她也能……有這麼多朋友嗎?」

       

 

  「快點起來!起來啊──!」

  強烈的晃動下,王者緩緩睜開雙眼。他一臉睡意濃重的看著眼前貝貝拉的放大臉孔,「怎麼了嗎?」

  「還怎麼了,快遲到了!」

  「遲到?」

  「比賽啦!快點、快點!」

  王者一愣,整個人頓時像彈簧一樣跳了起來,看著早已收拾完畢的眾人,他趕緊將脫落的毛線手套和毛毯收進裝備欄裡,抓起滾蛋蛋就和一行人往會場衝。

  足以容納兩萬人的廣大競技場外擠滿了人潮。

  王者和其他隊員們死命的往裡面擠,好不容易在柵欄放下的前一秒滑進會場裡,結果沒想到裡面的人潮居然多到會嚇死人;一堆看起來兇猛的獸族、長著翅膀的翼族還有更多奇奇怪怪的種族,大概是隨機抽到的隱藏式種族吧,早知道他也去抽就是了,看起來好羨慕又好忌妒喔……超酷炫的……

  『咳咳!大家好,我是主持人麥克!歡迎各位參加第一屆中央城鎮舉辦的競技賽,參賽隊伍共有一千多組,請觀眾們給予每位選手熱烈的掌聲!』

  台上一名穿著藍色小丑裝的男子,拿著麥克風高聲大喊,而旁邊高台上的兩萬多名觀眾也立刻給予足以造成地震的熱烈掌聲。

  『謝謝!那我先來為大家介紹擁有精靈殺手集團封號的殊死隊──!』

  主持人一說完,台上頓時響起驚天動地的歡呼聲。

  「啊──!雷皇!雷皇,看我這邊!」

  「殊死隊!加油、加油、加油!」

  王者吞吞口水,看著日天君說:「我看我們就趁這個時候溜進隊伍裡吧。」

  其他人也都紛紛點頭,這樣才不會被人知道他們遲到,粉丟臉耶!

  腳步才剛踏出入口,正要偷偷摸摸溜上台時,沒想到主持人竟然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一顆大球,滾啊滾的直接滾到正要溜上台的種子隊面前,興奮的喊道:『各位!請大家將視線轉到這裡,《創世日報》上的驚艷美男、用水煮蛋一舉攻破烈焰城的奇才,擁有蛋蛋王封號的王者就在這裡啊──!』

  各邊觀眾席紛紛傳來暴動,女生雙眼冒成大愛心,男生則是握著手上的糖果咬牙切齒。

  「靠!死!」王者趕緊用手遮住臉。

  『然後是與王者有著曖昧關係的人氣帥哥日天君──!』

  「啊──!日天君!BL萬歲!」

  不知道是誰突如其來喊的一句話開始造成了連鎖反應,其他人也開始順著喊,整個會場最醒目的就是那句「BL萬歲」。

  「原來你們真的……」槍雨和嫩B互看了一眼,明瞭的點點頭。

  「沒想到君哥竟然是……」貝貝拉掩嘴驚訝。

  「王者居然……」伊朵驚呼。

  「我跟他沒關係啊──!」王者抱頭哀號。

  而日天君則是無言再無言。

  『讓我們來歡呼吧!王者!日天君!王者!日天君!』

  拜託!現在到底是要比賽還是要搞BL大會啊!怒!

  忍無可忍的王者直接扯住主持人的領口,整張臉扭曲如鬼面般咬牙道:「你到底要不要比賽啊!」

  「王者,想不到原來你……」

  聽見熟悉的聲音,王者一抬頭,只見殊死隊的四人不知何時來到了他的面前,而艷火正趴在蕭風的肩膀上啜泣著:「難怪王者一直不接受人家,原來是因為這樣……」

  「我早就知道你是這種人了!」蕭風露出很「憤慨」的表情。

  靜電推推鏡框,不表示意見,而雷皇則是露出怪異的表情。

  天啊──!別再這樣看他了!他雖然在初心者的時候對著新手村的長老說他是個GAY,但他真的不是GAY啊──!

  拜託,誰快來賞他一個痛快吧!

 

第二伺服器 羽蓮盟之變態橘子球

 

  中央競技場位於中央城鎮的南部邊區,擁有足以容納上萬人的廣大場地,高級座椅的觀眾席是它最引人注目的地方,被十萬噸的魔法轟到也不會破的堅固城牆是它的強項,號稱居家旅遊、生火烤肉、殺人滅口之良好地標!

  而現在,競技場裡正在舉辦第一屆競技大賽,觀眾席上人數全爆滿,如雷般的歡呼聲不停在每個參賽者耳邊打轉。至於會吸引那麼多人的原因,則是因為贏的人將可獲得領土及城堡一份,因此所有選手摩拳擦掌,等不及要上前開戰了!

  「都跟你們說不是這樣了你們煩不煩啊──!」

  ……抱歉,某人除外。

  王者蹲在地上煩躁的扒著頭髮,對天哀號:「都說了不是這樣了,你們幹嘛那麼煩硬要說成是那樣啊……」

  「難道你不知道,八卦,是人類的生命泉源嗎?」貝貝拉露出一副「你就認了吧」的表情,拍拍王者的肩膀。

  「可是我跟……」王者站起身,拉著日天君的手臂拖到其他人面前,「你們可以問日天君,我跟他真的沒什麼好不好!」

  「是嗎?我看不出來。」

  王者瞪了主持人麥克一眼,舉起自己的右手,握緊,咬牙道:「砂鍋大的拳頭你有沒有看過啊你!NPCNPC……跟人類一樣愛挖八卦幹嘛!」

  麥克伸出食指晃了晃,嘖嘖了幾聲,開口說:『雖然我是NPC,但我也喜歡八卦,這是我的興趣,你可不能攔我,要不然你就是侵犯我的人身自由、說話自由、行動自由,我叫律師告也告死你!』

  「你需要什麼律師啊!明明就程式寫出來的還那麼囂張!」

  媽的,他已經夠火大了,會什麼還有這麼惹人厭的NPC主持人,如果有機會見到寫出這套遊戲的傢伙,他一定要狠狠的揪住那人領子揍他個幾拳,要不然心頭之恨難消除!

  (柳方紀:哈──哈啾!)

  日天君從後方架住一臉想衝上前痛扁主持人的王者,好聲安慰道:「沒關係啦,反正……反正人家說他們的,我們沒做就沒做,君子坦蕩蕩。」

  『大家看看,多麼親密,多麼的好生憐愛啊!日天君,加油,親下去!親下去!親下去!』

  聽著麥可傳來的吆喝聲,王者對著滿臉鐵青的日天君露出鄙視的表情,「這就是你說的不怕別人講,君子坦蕩蕩?」

  「不,當我沒說,因為我現在也很想扁他。」

  聽見日天君的話語,王者摩拳擦掌。

  「很好,那我們就……」

  王者話還沒說完,後肩突然被人拍了一下,轉頭一看,不正是被忽略已久的雷皇嘛!?

  「現在應該不是生氣的時候,你知道這比賽是在比什麼嗎?」

  王者一愣,回答:「還能有什麼,遊戲的比賽不就是打嘛,你們跟哪組?」

  「不,剛剛在你們來之前,麥克已經公佈完最新的比賽方式……」

  靜電推推鏡框,指著遠處一座竹子綁成的高塔,長達十層樓的高度讓人覺得心生畏懼,而在高塔的頂端則擺著一顆紅色的寶石。

  「簡單來說,只要摸到那顆記憶石,讓它紀錄關於你的資料,就算獲得勝利,至於敵人……」

  「一個一個比太麻煩,直接全組上,看誰先爬上高塔摸到石頭誰就贏。」

  突然出現的聲音讓王者一愣,他轉過頭,映入眼簾的是有著一頭飄逸金髮的羽人,金色的雙眼帶著溫和的微笑,美麗的白袍宛如雪白的奶油般引人注目,腳上的……

  喀啦!

  三條線頓時垂下,為什麼穿的不是羅馬鞋而是拖鞋,重點是上頭還帶著大花。

  王者忍住心裡想詢問的悸動,扯出一抹僵硬的笑容,「請、請問……」

  「我的名字叫橘子球,還請你多多指教,王者閣下。」

  橘、橘子球!?為什麼他叫橘子球?聽起來像是便利商店販賣的十元糖果……

  「請、請多多指教……」

  「你的寵物很可愛呢!」

  「咦?」

  寵物?

  ……王者順著他的視線往下一看,滾蛋蛋在不知何時靠到橘子球的腳邊,像是蒼蠅沾上了大便……咳!抱歉,讓我們換個衛生點的說法好了,就像豬看見剩菜一樣,撲上了就不放開,而滾蛋蛋目前就處於這種姿態,抱著橘子球的大花拖鞋不放,一邊用著光滑的臉龐不停抹著,露出既詭異又幸福的表情。

  「滾蛋蛋看起來好像很喜歡那個人耶……」蒂亞好奇的看著滾蛋蛋。

  「該不會連媽媽的寶座也要不保了吧。」

  槍雨帶笑的語氣讓王者很不爽,沒了爸爸,怎麼能把媽媽讓人呢!

  下定決心的王者乾脆直接撲上前,像個擔心孩子被人拐走的父母一樣,強行將滾蛋蛋拉離那根人肉柱,背過身對著懷裡一臉無辜的滾蛋蛋開口警告道:「不准,不准接近那個人,我才是你的媽媽,懂不懂!」

  開玩笑,這他的寵物耶!憑什麼爸爸媽媽都讓別人做啊!

  看著王者像小孩子般的動作,橘子球輕笑出聲。很有趣,這個人果然很有趣。

  「對了,剛剛我還沒說完。」

  「什麼?」

  橘子球伸出拇指指著後方的一千多組參賽者,原本帶著微笑的笑容卻突然讓人感覺到一股無形的壓力,「這裡所有的人都有可能成為你的敵人,當然包括我,所謂的『無分隊亂戰制』就是說……有可能一千多組都集合起來專門攻打種子隊和殊死隊,將黑馬及強者打敗之後,戰友再互相戰鬥,而最後存活下來的那個人就是勝利者。」

  「卑、卑鄙!這根本就不公平!」王者氣憤的大吼。

  橘子球聳聳肩,「這個比賽的方法本身就是不按規矩,就算我們十組達成共識合起來打一組也不為過。」

  「前提是你有辦法贏得了我們。」雷皇抽出雷蛇指向橘子球,雙眼釋放著寒冷的冰光。

  看見雷皇眼中的寒冷,橘子球趕緊舉起雙手,但是臉上卻看不出任何緊張感,依然帶笑的說:「火氣別那麼大,我只是提出『可能』,不過當然,我也可以跟你們合作,我的隊友們可是不容小看的喔!」

  「你想要什麼?」雷皇瞇起眼,沒有人會毫無理由的幫助他人,唯一有可能的就是那個人有他想要的東西。

  「想要的東西?」橘子球伸出食指抵在臉頰,裝可愛道:「其實很簡單,你也知道我是王者的粉絲嘛!我只是……」

  「好,我答應。」

  「你答應個屁啊!我才是本人耶!」王者對著突然應話的雷皇暴怒。

  「現在最要緊的是能拉一夥人馬成為同盟就拉一夥人馬。」

  「我贊成雷皇的話,你看看場上那些人,不善的目光全殺在你身上,想活命就多拉一些人,要不然拖他們陪葬也不孤單。」槍雨雙手環胸,指出問題癥結。

  「可、可是……」

  拜託現在賣身的是他,不管怎樣他都有權利反對吧!

  「王、王者少爺……蒂亞……蒂亞事後一定會做很多好吃的補償你,就先這樣吧……」蒂亞含淚,活像在看一頭準備被人生吞活剝的豬羊。

  莎娃蒂決定沉默不表示任何意見。

  而嫩B和貝貝拉則是在那唸著:「真是可憐,年紀輕輕就要被……唉……」

  喂、喂,他又沒答應,在那嘆什麼氣……對了,只要有一人反對就行啦!

  一想到這,王者抱著滾蛋蛋跑到日天君面前,帶著充滿期待的眼神望著他說:「日天君,你一定反對用『我』來達成雙方合盟的目的對吧?對吧?對吧?」

  「呃……這個……」日天君吞吞口水,扯出一抹苦笑,「現在還是以大局為重,你就……忍耐一點吧……」

  說到這,王者瞬間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眼神,全身像是被定住了,如同冰塊般脆弱隨時都會有碎裂開來的危險,他還以為昊群哥會幫他說話的……他還以為……

  「算了啦!要殺要剮隨你啦!同伴都不幫我了,我還需要說什麼。」王者氣沖沖的來到橘子球面前,像個武士般露出堅毅的表情,開口問:「你知道我是男的嗎?」

  「當然知道,我眼睛雪亮得很呢。」橘子球笑瞇眼。

  「那你是女的還是男的?」

  「嗯……就生物學來說,應該算是男的。」

  「那你到底想怎樣──!學人家搞什麼GAY,交女朋友不是比較好,幹嘛找上我啊──!」王者簡直失去理性的扯著橘子球的衣領就是大吼。

  他不要啦!為什麼他得……他又不是豬肉,也不是雞、羊、魚,為什麼就要被人待宰,他不要啦……嗚……

  「我又還沒說我要你幹嘛,有需要一臉哭喪成這樣嘛?」橘子球失笑。

  王者指著他鼻頭氣憤道:「還能怎樣,你一定是想叫我○○○再XXX和□□□的,變態就是這樣還能怎樣!」

  「誰這麼沒水準,我只是……」一瞬間,橘子球突然將王者拉進懷裡,伸出手指勾起他的下巴輕聲道:「我只是想約王者閣下和我來一場約會而已,怎麼,不能答應嗎?」

  王者哪時見過如此陣仗?就連和他是鄰居的日天君都沒對他這樣過了。

  王者因為橘子球現在這一抱,竟害羞的流露出女人味來了,只見他臉上突然竄上燥紅,雙眼一瞬間變成了柔和,讓橘子球有一刻呆愣在那,好像懷裡抱著的不是男生而是女生的感覺。

  原本呆愣著的王者,在被一堆注視著自己的目光和喧譁聲拉回神智後,趕緊用力推開眼前這不禮貌的傢伙,直接抽出冰雪丸指著他的鼻頭沉默了好半晌,才悠悠傳來一句問話:「是不是……一場約會可以換一場勝利?」

  「勝利我是不敢說,不過……」橘子球望向他身後的其他羽人,微笑道:「想打倒我們『羽蓮盟』……可不是簡單的事。」

  看見王者帶著沉思的表情後,橘子球又再度開口:「當然,要是你覺得不喜歡約會想改為別的也沒關係,不管是泡澡、刷背、按摩,我都可以接受,想更進一步也行。」

  「王八蛋,王者是我的,搞什麼更進一步,小心我把你烤成『鳥仔巴』!」

  艷火爆出不悅的大吼,卻沒想到下一秒王者卻點點頭,開口對著橘子球回答道:「嗯,我跟你約會,不過前提是我得到勝利,可以嗎?」

  「當然!沒得來勝利,何來的獎勵品呢!」橘子球笑開了一張臉。

  「不過,我先說清楚……」

  「嗯?」

  王者緩緩抬起頭,露出帶著沉重威嚴的眼神直直望著橘子球,低聲道:「要是到時你敢背叛我們,我一定會把你給宰了。」

  橘子球一愣,但是隨即又露出了笑臉,「當然,我這個人可沒有愛背叛人的傾向,相信我的同伴也沒有。」

  王者側過身,看著橘子球身後一、二、三、四、五,五個男男女女的羽人,每個人身上都有專門的特徵,一對超大的雪白翅膀還有看起來就很溫和的微笑,他們究竟是不是笑裡藏刀也無從得知。

  突然的,其中一個女羽人朝王者揮了揮手,粉紅色的兩支馬尾在微風吹拂下晃啊晃的,感覺有種……漂亮嗎?不,應該說是種……親切感吧。

  「她是哇沙米,職業是藥師,今年十五歲,是我的妹妹。」

  藥師?那不就跟貝貝拉一樣。

  聽到橘子球的最後一句話,王者翻了個白眼,這個漂亮姑娘竟然是你妹妹!?怎麼哥哥是這樣,妹妹是這樣,「歹竹出好筍」啊──!

  咦?好像不是這樣形容的齁……

  「然後左邊看起來很嚴肅,穿著武士服的是『耶米』,今年二十五歲,職業是一刀流的『武士』。你是二刀流對吧?」

  王者頓了頓,點點頭。

  「二刀流耍起來比一刀流要更大的臂力,但是防守和攻擊卻是能同時兼顧到,比起一刀流的『嚴肅』,我更喜歡二刀流的『自由』……」說話的黑髮羽人緩緩走到王者面前,遞出手,「你好,我叫穆罕默德,職業是吟遊詩人。」

  橘子球笑著解釋道:「是個使用口琴的吟遊詩人,另外……」

  橘子球指著耶米旁邊的短髮羽人說道:「他是『白佛朗』,別看他全身肌肉,其實他很溫柔喔!而他的職業是『刺客』;至於哇沙米旁邊的那位則是『柳迎春』,是哇沙米的學姊,看看那美麗的身材就知道現實中一定是個絕色美人。」

  王者瞪著身旁的傢伙,畜牲加色胚又多了一人,槍雨,你終於有夥伴了。

  「對了,重新自我介紹,我是『羽蓮盟』的隊長,橘子球,今年二十歲,職業是……天介者。」

  「天介者?」

  面對王者的提問,穆罕默德好心的解釋道:「所謂的天介者是出自於祭司分類,祭司分類中共分成三種職業,御魂者、藥師以及天介者,而天介者是使用天使及精靈的能量、魔法以達到制服敵人的效果,和使用鬼魂之力的御魂者是處於相反的職業。」

  所以說他跟蒂亞的能力是完全相反的,一個使用神之力,一個使用魂之力?他總覺得這兩個人應該調換過來才對。

  「好了,王者閣下,你是不是該跟我介紹你的同伴們了?」

  王者偏過頭,撇撇嘴,指著不遠處的一夥人,像是故意一樣劈里啪啦如洪水般直接傾洩而下,「他們是伊朵貝貝拉日天君莎娃蒂嫩B槍雨蒂亞,好,說完了,有記住就有記住,沒記住就算了。」

  相對於王者的不滿情緒,橘子球反倒輕笑出聲。

  「笑屁啊!」

  「呵呵……因為……因為你真的很好玩。」

  好玩?這意思是在說他是摩天輪還是雲霄飛車,又不是在遊樂園!

  看著氣到火燒頭的王者,橘子球像是故意忽略一樣,逕自走到雷皇面前,遞出自己的手微笑道:「你好,我是羽蓮盟的隊長橘子球,希望接下來合作愉快。」

  「我是殊死隊的隊長雷皇,很高興認識你。」

  橘子球笑了笑,轉而走到日天君面前,盯了他好半晌,突然撲上他的手臂一邊捏一邊用臉抹道:「果然還是這種觸感好啊……」

  現場眾人頓時錯愕,他不是對王者有意思嗎?怎麼變成一臉花痴樣抹上日天君?

  「你這個變態,離日天君遠一點!」一道「掃庭腿」頓時直接往橘子球的後庭掃去。

  但是沒想到橘子球突然翅膀一張,輕而易舉的閃開攻擊,落往剛剛朝他攻擊的王者後頭,而王者則是護到日天君面前,張開雙臂,咬牙切齒的瞪著眼前的死變態。

  「你敢給我再碰他,你就死定了!」

  看著眼前的銀髮少年,橘子球露出充滿趣味的眼神,「你在護玩具嗎?王者閣下……」

  「你!」

  王者才剛要罵人,日天君的手掌突然放在他頭上,低柔的聲音頓時從耳邊傳來,「好了,我又沒怎樣。倒是你,你得跟他約會來獲得勝利,沒關係嗎?要是不願意的話其實我們也不會逼你,剛剛只是開玩笑的。」

  「……男子漢大丈夫一言九鼎,說過的話收不回來……反正就這樣決定了,少囉唆。」

  「王者少爺……」

  「王者……」

  「既然不想要就直接說,幹嘛要忍耐?」

  面對日天君的問話,王者一咬牙,瞪著日天君破口大罵:「要不然呢,你沒看見那一千多組一副想把我們殺成白光的樣子嗎?我答應過你們只能贏,不能輸。」

  「對!沒錯!我一點,不,應該說壓根兒就不想和他搞什麼……B、BL約會,開玩笑!我是男的耶,男生耶!為什麼我就得和他搞什麼甜蜜蜜一日遊?但是沒辦法,我是隊長,我絕對不要輸了這場比賽,也絕對不要你們任何一個人傷亡,我要種子隊勝出,就算到時宰了殊死隊和羽蓮盟我也要贏!」

  王者垂下眼,「我只是要贏而已……」

  「你不用宰了我們,因為我們根本就對城堡和領土沒興趣。」蕭風一邊玩著他的足球一邊說。

  「沒興趣幹嘛來參加,騙誰啊。」

  蕭風聳聳肩,指著自家隊長,「還不是雷皇說你們有可能會參加這比賽,但是以你們的實力肯定會被打得稀巴爛,所以我們一開始就是抱著應援團的心態來參加的,最好是你們真的能贏啦,要不然你,王者,你會變成雷蛇的刀下亡魂。」

  王者不解的望向雷皇,「為什麼要幫我?」

  「有趣而已。」

  面對雷皇的回答,王者更加不解了。有趣?那是什麼意思?

  「好了、好了,幹嘛都把我忘在一旁,要我幫忙當然得付出一點代價……」橘子球伸出手,「這樣好了,為了不讓王者閣下對本人的形象大打折扣,我就讓步一點,以約會為前提,但是我不會做出任何讓你不悅的動作,如何?」

  不,你現在每一個動作都讓我非常不悅!

  「嗯?」

  「知道啦!」

  得到王者回應的橘子球顯然非常開心,居然還轉頭對著觀眾席上的觀眾一邊扭著屁股一邊挑釁道:「看到沒,王者可是說要和我約會呢!」

  看著頓時暴動的觀眾席,王者突然覺得壓在自己身上的黑線更多了。

  這傢伙……

  「王者少爺……」

  「嗯?」一轉頭,只見蒂亞突然撲上來握住他的手,淚眼汪汪道:「對不起……都怪蒂亞太沒用……居然讓王者少爺受到這種對待……對不起……對不起……」

  「呃……其實沒那麼糟糕啦……」

  「不!」

  蒂亞突然一個大吼讓王者嚇了一大跳。

  「身為女僕,沒保護好王者少爺是蒂亞的責任(槍雨:蒂亞,妳的少爺在這裡啊──!),蒂亞一定要……一定要……」只見她突然握著一個大鐵鏟,雙眼發光道:「等比賽結束後,蒂亞一定會除掉對王者少爺不利的惡瘤的!」

  「其實也不用做到這種地步啦……」王者嘆了一口氣,走上前握住蒂亞的雙手放在自己唇邊,露出這輩子最迷人的微笑,「蒂亞,要是妳這麼漂亮的手染上汙漬的話那就不好看了,妳只要好好活著,對我來說就是最大的欣慰,也是最好的禮物,知道嗎?」

  「王、王者少爺……」

  「記住,妳永遠都是我心裡最美麗的蒂亞。」

  「王者……對不起!王者少爺,蒂亞錯了,蒂亞會好好照顧自己的……」

  抱著自己撲上來嚎啕大哭的蒂亞,王者嘴角微微上揚,看著一臉呆愣的槍雨露出得意的微笑,誰叫他昨天要騙他有鬼,這就是報應!呀哈哈哈哈……

  『好了,預備時間結束了,各位參賽者都找好自己的同伴了嗎?』主持人麥克再度拿著麥克風高聲嘶吼。

  王者微笑的將蒂亞推回去槍雨的懷裡,轉身握住日天君的手,笑著說:「你會幫我吧?」

  「……當然。」

  得到日天君的回應,王者轉望向其他人,「那你們呢?」

  「不幫你要幫誰,還有誰可以讓我們幫嗎?笨蛋。」貝貝拉走到他面前,說。

  而其他人則是點點頭,表示贊同。

  這是他一直在追尋,一直想要的,所謂的……支持他的夥伴,也許,他真的找到了。

  王者轉過身,看著遠方高塔上的寶石,握緊了冰雪丸。

  「放心吧,你只要負責往前衝就行了。」橘子球拍著他的肩膀說。

  雷皇也抽出了雷蛇,冷聲道:「擋路者,殺無赦。」

  而種子隊和殊死隊還有羽蓮盟的其他人也都紛紛聚集起來,當然,前方一千多組參賽隊伍也是來勢洶洶,雙眼死盯著那顆鮮紅寶石,殺氣頓時瀰漫整座擂台,全部的人都靜聲等待著。

  『那麼……大家都預備好了嗎?預備──開始!』

  一聲令下,所有人頓時像洪水猛獸般直往前方推進。

  王者緩緩舉起冰雪丸,高喊:「我們上!」

  「是!」

  雜亂無章的大賽就此拉開序幕。

 


 to be continued.......

(欲知更多精采詳情,請密切注意不思議工作室的新書快訊!)

, , , , , ,
創作者介紹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不思議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