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遊系作者蒼漓★超新星繪師生鮮P

聯手打造經典虛擬網遊世界Y

 

昔日的遺憾及傷痛,現今的釋懷與原諒

接二連三的親情友情大告白,

摯友、妹妹、父親、惡人……

混亂情緒滿點,扉空該如何接招?

 

 

05_O000  

《幻魔降世05友情萬歲.坦誠相見真男人!》

 

 

「唯有相信,才能辦到。」

回到久違的白羊之蹄領地,大夥兒相約到澡堂泡澡放鬆心情。

澡堂,是坦誠相見之所,是男人友誼的交流地!所以……

扉空快過來~我幫你刷背!\(‵▽′)/

「你這隻臭獅子給我滾開!」(╬ ̄皿 ̄)

原本扉空舒舒服服的泡著冷泉,聽著眾男狼的Man's Talk,

不料青玉竟然大膽的跳過隔板來到男湯「認親」

 ↑妳想嚇死哥哥啊!還有你們──統統去面壁不准看!

尋妹之旅總算有個收穫,扉空終於能放下心享受遊戲中的樂趣。

適逢第三屆創世大賽開打,波雨羽率隊參賽,

首場淘汰賽有個美麗的名字——「人魚慶典」。

但是……扉空眉頭一皺,漂亮的人魚見人就咬是怎麼回事啊?!

 

 

 

 

 

精采PV連結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MOHtY5Q098&feature=share

 

 

 

已出版集數

 幻魔降世01封面s_new

幻魔降世01初心者大冒險.偶像哥哥請多指教

 

 幻魔02

幻魔降世02雜牌軍Ready Go!.美「男」與野獸

 

 幻魔03

幻魔降世03白羊蹄之吻.天使少女的祈福

 

 

幻魔降世04御姐大追擊.奪還哥哥大人!

 

 

 

 

 

書籍資訊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飛小說125

書名:幻魔降世05友情萬歲.坦誠相見真男人!

作者:蒼漓

畫者:生鮮P

上市日:2015年4月29日

價格:定價220元

購書方式:可至7-11超商(特價85折),或是蛙蛙書店、安利美特animate、金石堂、墊腳石等一般書店購買,或上網至新絲路、博客來、金石堂等網路書店訂購。

香港地區:請洽一代匯集。

 

 

 

 

 

精采試閱

  「科斯特,這個給你。」

  他看著手上整整一大塊的精緻巧克力,不解的望向金髮男孩。

  「媽媽帶了很多糖果,我先去拿來了。這塊巧克力送給你,雖然你爸爸不能來有點可惜,不過如果你有什麼話想說,今天我都可以陪你喔。」

  他看見金髮男孩眼中的期待,期待著他將這陣子心中隱藏的秘密告訴他,但他卻還是說不出口,只能搖頭。

  遠處的女子喊著金髮男孩的名字,他看見男孩跑回女子面前,另一名男子和導師聊完後也來到女子身旁,男孩被揉亂頭髮,笑得開朗。

  不知道為什麼,這畫面在他眼裡卻變成刺眼的圖畫,他只能死瞪著看,看著自己與對方的不同,忌妒著。

  當他回過神時,手上的巧克力早已扭曲的躺在垃圾桶裡。

  他不知所措,卻也沒有撿起來的動力,只能轉身回到空盪的位子上坐著,當作什麼事情都沒有,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掌心的巧克力與回憶重疊,扉空覺得呼吸困難,聲音帶著遲疑:「東方……禹?」

  扉空看見波雨羽露出了微笑,肯定他的記憶。

  六年前的玩伴再次出現,扉空不知道自己的內心是否是開心,只能察覺自己不知該如何面對的心情。

  「你……看到了?」

  波雨羽停頓了一會兒,才點頭。

  扉空覺得腦袋很悶很痛。他知道自己當時做的事情有多過分,將朋友好意送他的禮物扔掉,然後裝成沒有這回事離去。

  「我、我真的……」

  「對不起。」

  看著突然道歉的波雨羽,扉空呆愣。

  「那時候我沒察覺到你的為難,自認為自己是個好朋友,但是卻沒看出你的異狀、忽略你的求救,明明什麼都不知道,卻一直要你將心裡藏著的秘密說出來,那時我的舉動一定讓你很不舒服吧。」

  「所以,你知道?」

  波雨羽沉默了一會兒,轉身面對走廊,垂眼道:「畢業典禮那一天,我等不到你來,你記得那一天我到你家找你嗎?」

  扉空抿著脣,隨著波雨羽的話語回憶起那一天。

  他記得只剩下他一人的家響起了門鈴,他胡亂的將正在擦拭傷口的棉花與藥罐塞進醫藥箱裡藏起,用衣袖與褲管遮掩傷口前去開門,透過一點點的門縫,他看見了好友的微笑。

  那時的他只覺得好害怕、好害怕,對方的突然來訪會不會發現他一直遮掩的傷?

  「你跟我說你感冒了,所以沒去參加畢業典禮。那時的我雖然覺得奇怪,但卻選擇相信你。上國中之後我去過你家想要找你,因為你家沒有人在,所以我就去問了路過的鄰居,那時我才知道你帶著妹妹離家出走了,而且你們家……發生了那麼多事情,我卻什麼都不知道。」

  「……我沒說,你又怎麼會知道。」

  「真正的好朋友,即使不說出口,也應該要察覺。」

  波雨羽的話語讓扉空失笑,將臉埋進雙掌裡,努力制止湧出的情緒。

  拋棄一切遠離原本生活的城市來到A市,從陌生的環境到逐漸熟悉,以為這一輩子就會這樣過,但他從沒想過有那麼一天還能再次見到曾經相處過的人。

  其實該道歉的並不是波雨羽,而是他才對。波雨羽並沒有做任何錯事,是他不敢說出口,自甘承擔一切,卻又在承擔之後發現自己根本無力承受。

  「我真的……真的很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扔掉的,那時的我沒辦法想那麼多,只是看見你和家人相處的畫面就不由自主的……」發顫的脣不知道該如何說出那個詞彙,那是年紀小的自己未細想之後的輕率舉動,靠著行為來發洩自己心中的不平衡,即使知道自己不該如此卻也無法制止。

  「我知道。」

  波雨羽鬆開緊緊互握的雙手,來到扉空面前,坦然的表情反而讓扉空更加不知所措。

  「那時候看見你扔掉巧克力,我確實是有那麼一點點……一點點的難過,完全不曉得你這麼做的理由,回家之後還用筆記本列出自己是不是哪些地方惹你不開心了。」說到這,波雨羽嘆了口氣,拍拍後腦,「結果卻到國中才發現答案。那時的你,一定比我更難過。」

  有什麼樣的原因會讓原本無話不談的好友變得沉默寡言,再也不肯將秘密對他說出口?

  那時的他沒看見、忽略了這問題,所以才會變成這樣的結果。

  波雨羽知道,扉空當初扔掉巧克力時心裡一定也不好過。

  「這六年來,積了很多想告訴你的話,我不知道你現在是否還願意聽,但這句話我還是想告訴你……」

  在一切變調之前,他曾經擁有的朋友。

  「好久不見,能再次見到你真的是太開心了,科斯特。」

  陽光將波雨羽的笑容映照得燦爛。

  扉空忍住差點奪眶而出的熱液,用力點頭。

  原來在他毫無注意的同時,那些失去的卻已悄然出現在他身後,等著他回頭。

 

    ▲▲▲◎▼▼▼

 

  科斯特從背包裡拿出一整疊的厚鈔。

  「這是我所有的了,我相信這些錢足以讓你過上一段無憂無惱的日子,如果好好使用,說不定能把公司賺回來。我知道你要的是什麼,你要的從來就不是我們。」吞下苦澀,科斯特舉著鈔票遞在亞密面前,不去看對方的表情,咬字低喊:「拿著這些錢,滾出我的生活,永遠永遠都不要再出現在——」

  「哥哥,你在做什麼?」

  從背後傳來的聲音讓科斯特高舉鈔票的手僵在半空。

  科斯特沒勇氣回過頭。他所做的一切就是為了阻止亞密與碧琳見面,但為什麼現在碧琳卻出現在這裡?而且還讓她看見他想用錢打發亞密離開……

  「哥哥,把那些錢放下。」

  碧琳輕聲述說,卻帶著沉重的命令。

  見科斯特毫無動靜,碧琳向推著輪椅的女子說了幾句,女子點頭退到一旁,而碧琳則是抓著輪椅的雙輪將自己推動到科斯特身邊。

  碧琳伸起雙手握住科斯特的手臂,將之拉下,抱過他手中的鈔票緊緊握著。

  「碧琳,妳、妳的腳……」

  面露錯愕的男子,使記憶中早已變得模糊的臉龐逐漸清晰,過往的回憶一瞬間在碧琳的腦海湧現。

  科斯特垂在身側的手緊握拳頭,用力到手指都泛起白。

  碧琳垂下眼眸,牽住科斯特的手。

  她想,哥哥現在心裡一定也和她一樣吧,想起了許多許多的事情。

  碧琳將鈔票放在腿上,用另一隻手摸著自己毫無感覺的膝蓋,「嗯,等到發現的時候就已經變成這樣了。」

  一句話輕輕帶過,就像說的並不是自己。

  「很抱歉,這些錢不能給您,因為這是哥哥辛辛苦苦好不容易才賺來的,賠上了睡眠、賠上了娛樂的時間、賠上許許多多,所以請您諒解。」

  亞密急切的反駁:「我一開始就沒有想要拿這些錢,我只是、只是想要和你們重新開始,讓我們一起重新生活,一家人在一起!碧琳,妳一定懂的,我想照顧你們。」

  亞密蹲下身,握住了碧琳的手,但他卻沒想到那蒼白的手指竟是如此的瘦弱,幾乎摸得到骨頭。

  碧琳從那長滿繭心的雙掌裡抽回手。

  「我不懂。」

  碧琳將注視著亞密的雙眼朝旁撇開,轉而抬頭望著科斯特。

  瀏海蓋住低垂著的臉,別人看不見,但她能看見科斯特令人心疼的表情——宛如哭泣般的模樣。

  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想要回去,也已經無法體會她對亞密是存著何種感覺,雖然有時真的曾經想過如果父親變好的話,也許他們可以再重新當起一家人,哥哥不用再獨自一人撐起一切。但現在看見科斯特那樣痛苦的樣子,她不敢再有那種想法了。

  「我只知道如果您真的為了我們好,真的想把我們當成家人愛著我們……那就請您別再傷害哥哥了,我們並沒有不論您如何傷害都不會感到疼痛的心。」

  哥哥不願意,那麼她也不會回去。這個為了她而失去許多的兄長,她不能再讓他受到任何一絲傷害。

  亞密從沒想過有那麼一天,這樣子的話語會從自己的孩子嘴裡說出。他不知道自己竟然在無意間將他們傷得如此深。在科斯特和碧琳離家出走後,他才發現原本充滿歡笑的家庭被他弄得支離破碎,連公司都因為經營不善而破產,什麼都不剩,什麼都留不下來。

  直到一年前,他好不容易才在街上的海報看見他離家的兒子,他發現科斯特有了新的生活,也發覺自己曾經做了多少錯事。

  因為失去摯愛,所以他用了錯誤的方式去留住愛。

  他很想找回科斯特和碧琳,卻害怕與他們相見的那一刻,但為了不讓自己毫無見面的資格,他從渾渾噩噩的生活重新站起,在便利商店裡打工賺錢,至少他有個理由證明自己足以照顧孩子,可以祈禱三人再重新開始。

  今日才好不容易鼓起勇氣來見他們,可是……

  不願注視他的兩兄妹,讓亞密知道自己已經無法挽回什麼。

  碧琳和科斯特緊緊的牽握著手。

  ——這兩個孩子,這六年就是這樣走來。縱使辛苦,卻還是寧願選擇這樣的道路。

  ——也是,如果有個不停的對自己鑄下傷害的父親,這樣的生活反而更好吧。

 

    ▲▲▲◎▼▼▼

 

  扉空一直以為這座公會就只有前面看到的那幾棟公用大樓和那幾家小店鋪,沒想到後面竟然還有整條的商店街。

  移動的景物在一家大型店家前停住,店家的整體外觀是一座巨型貓頭,兩階木梯延伸進貓嘴,招牌之下掛著兩盞印著「澡」字的紅色燈籠。

  ——這家……是澡堂吧?

  「你確定是青玉叫你帶我過來,而不是你自己又在耍什麼花樣?」扉空用力朝著伽米加的肚子拍了一掌,要對方放他下來。

  伽米加將扉空安穩放下,認真道:「我保證,是青玉的命令。吶,你看,說人人到。」

  扉空順著伽米加的指端望去,恰巧與從門口探出頭的青玉對上眼。

  青玉快步走下梯階來到兩人面前,指著店裡興致勃勃道:「你們遲了喔!快點進去吧,大家都在裡面了。」

  「大家?」扉空困惑提問。

  「對啊,今天是普普開設的澡堂的開幕日,目前在公會裡的人都來捧場了,你們也快點進來吧,今天泡澡半價優待!會、長、出、錢。」最後一句,青玉靠在扉空的耳邊小聲說。

  俏皮的眨眨眼,青玉跑進店內,招手要門外的兩人快點進來。

  「目前在公會裡的人有多少?」

  「我想想喔,男生大概有三十人、女生有二十四人左右吧。」

  嘴角不易察覺的抽了下,扉空轉身準備落跑,卻被伽米加一爪搭上肩拉住了。

  「伽米加,你應該知道我『非常』討厭那種人擠人的……」

  直接打斷扉空的拒絕話語,伽米加用力拍了拍扉空的肩,「別這樣,你討厭那種很多人擠在一起的地方,但是澡堂不一樣,那是男人友誼的交流地啊!」伽米加握拳,一副歌功頌德的模樣繼續道:「大家坦誠相見,互相幫忙刷背,踏著肥皂玩溜冰——」

  「摔死比較快。」扉空不屑的吐槽,肩膀一扭甩掉伽米加的手,斷然拒絕:「你要男人友誼交流你就去,我不想去那種地方廝混,餵寵物吃雪糕來打發時間都比那好。」

  擺擺手,扉空轉身就走。

  好不容易追上兩人的葛格累趴趴的喘著,在扉空經過自己身旁時瞪大眼看著主人往回走,雙眼一翻差點沒暈倒,但兩秒之後還是趕緊跳著跟上,但它卻沒想到,竟然還有一雙大腳比它更快的追上扉空。

  「扉空。」

  身後傳來伽米加的低喊,但扉空並沒有因此停下腳步,他頭也不回的直接回話:「我說了……哇唔喔!」

  被攔腰抱起翻轉一圈的扉空雙眼都還沒定焦,視線一晃從黑的變成暖黃,木質地板在眼前晃,旁邊還有一名穿著青椒布偶裝的辮子少女坐在櫃檯,好不容易才察覺自己又被挾著跑,扉空想阻止伽米加的行動,卻沒想到對方的動作更快。

  男湯的木簾、更衣櫃,最後木框玻璃門一拉開,伽米加對著浴室裡的人潮大喊:「各位,我把扉空帶來囉!快讓出個位置!」

  收到指示,冷池區的眾人立刻刷的一聲退出一個大空區。

  「不不不不不、不要啊啊啊啊——」

  毫無預警的被直接扔下讓出空位的湯池,猛烈的動作濺起大片水花,嗆鼻的水讓扉空趕緊找東西抓住,腳一蹬地,整個半身立刻鑽出水面趴在池邊猛咳。

  「伽米加我要殺了你——」

  扉空怒吼完,肩膀也被人一拍。

  水諸遞來一條浴巾,臉帶尷尬的說:「呃……要殺人之前還是先圍著吧。」

  「什麼?」扉空遲鈍的接過毛巾,水諸撇開的視線讓他困惑的低頭,這頭一低差點沒翻白眼,因為現在他身上空蕩蕩的什麼遮蔽物都沒有。

  ——我的衣服呢?衣服到哪裡去了!

  扉空趕緊將浴巾圍綁在腰際,扒開遮掩視線濕漉漉的長髮,瞪著站在池邊不知何時只剩下一條浴巾圍著的伽米加。

  知道扉空心思的伽米加也不拖泥帶水混東混西,舉起手悠然解說:「只要進入這浴室的範圍,身上的裝備就會自動卸下存放在外頭的更衣櫃。怎麼樣,很方便對吧?」

  「方便你個頭!」咬牙切齒,扉空手腳並用的爬出浴池。

  見扉空殺氣騰騰,伽米加慌忙的打哈哈:「別這樣,畢竟有這機會可以和大家培養感情嘛……我、我可以幫你刷背!扉空,有話好說,你這樣會嚇到隔壁女湯的女孩子們呦~」

  勸說無效,扉空踩過的地板都開始微微冒冰,伽米加吞了下口水,轉身逃跑。

  扉空怒氣全盛的追著。

  坐在沖澡區的栨木童子望向在走道追來追去的兩人,無奈的嘆氣:「唉……結果還是這樣,不過這下子到底誰要幫我刷背?」

  本來剛剛伽米加是在浴室裡的,而且和栨木童子說好互相刷背,誰知道才剛拿起肥皂,隔壁女湯的青玉就喊來委託,要伽米加去將剛上線的扉空帶來,但結果嘛……可想而知,還是這種吵鬧收尾。

  ——那這樣不就要我自己刷了?

  沒辦法之下,栨木童子只好拿起搓巾和肥皂開始互搓,卻沒想到因為搓得太大力,肥皂就這樣飛了出去,摔在中央的走道上。

  「肥皂!」

  栨木童子還來不及撿回,一隻腳好死不死就這麼直接踩在那脫手的肥皂上。

  「伽米加你這混……」

  話都還沒罵完,腳底一個滑勁,扉空頓時跌進旁邊的湯池裡。

  看著湯池濺得半天高,始料未及的狀況讓栨木童子目瞪口呆。

  「好燙!」

  滾燙的熱水讓扉空連待半秒都受不了,拚命掙扎。

 

    ▲▲▲◎▼▼▼

 

  「扉空,你在做什麼,快點住手!」

  突然出現在後庭的伽米加喊著,但扉空根本沒有停下腳步,繼續逼近祥白林。

  伽米加見情勢不對勁,趕緊從祥白林的身側衝跑而過,迅速的繞到扉空身後用雙手架住他,只是沒想到,此時的扉空根本不管來人是誰,他的耳裡聽不見任何聲音,唯一有的就是心裡喊著的那一句——

  「殺死他!」

  獸肢被冰霜攀上,在伽米加錯愕的同時,冰劍山從地面竄出隔開兩人的距離,並且封凍伽米加的行動。

  滑輪壓碎冰地留下痕跡,波雨羽踏著滑板從扉空後方衝來,後尾一踏躍上半空,朝著扉空直落而下。

  連注視都沒有,扉空一個旋身,順著冰爪的引領,一道長滿刺的冰柱竄出,將波雨羽連同滑板冰封在半空!

  原本停止的腳步繼續朝著目標走去。

  波雨羽喊著扉空的名字,卻還是無法讓他停下腳步。

  雖然不知道扉空與祥白林發生了什麼事情,但說到底祥白林畢竟是訪客,要是扉空真的傷到祥白林,這後果可不是鬧著玩的。

  追在伽米加與波雨羽後方到來的青玉一看到現場的慘樣,也不管那麼多,趕緊跑到扉空身旁拉住他,著急的喊著:「哥哥,快點住手!」

  聲音,讓扉空的動作停頓了一下,但也僅是一秒的時間,下一刻,扉空手臂使力一揮,青玉整個人頓時往旁邊摔倒,撞破地上的薄冰。

  「哥哥!」青玉喊著,但這次扉空的腳步卻再也沒有停下,她著急的望了受困的波雨羽和伽米加一眼。連他們都變成這樣,那麼還有誰能夠阻止扉空現在的行為呢?

  青玉咬著脣從地上爬起,再次跑上前,用全身的力量去抱住扉空的手,阻止他繼續靠近祥白林。

  「放手。」扉空傳來冷冷的一句話。

  青玉睜眼抬頭,終於看見扉空那凌亂瀏海下所隱藏的憤怒——厭惡到恨的情緒。

  和那一天一樣。

  三年前的那一天,全身濕漉狼狽回到病房的兄長——扉空現在的眼神,就跟當時一樣。

  那雙眼裡的怨恨讓青玉根本忘記使力,只能傻傻的任由扉空將自己的手從她懷裡抽離。

  青玉知道祥白林應該是糾結扉空那段痛苦回憶的罪源,如果能,就算扉空對祥白林做出任何殘忍過分的事情,她都不應該阻止,因為她也同樣痛恨帶給兄長痛苦的人。但是,要是真的讓兄長殺了這個人,那麼那段回憶帶來的苦痛真的就能結束嗎?

  咬著脣,青玉下了決定。

  只差三步就能到達的距離,青玉卻突然跑到扉空面前張手阻擋,屈膝一彎,青玉坐在祥白林面前,向扉空伸出了雙手。

  「揹我。」

  扉空停下腳步,但卻沒有上前去握住她的手。

  見扉空毫無動作,青玉再次發聲,懇切道:「揹我,哥哥。」

  「站起來。」扉空的聲音帶著壓抑。

  「我沒辦法。」

  「給我站起來!」

  「我早就站不起來了!」青玉揪著褲子,壓抑的望著扉空,說出自己最不想說出的話語,一字一句緩慢的說出口:「你忘了嗎?哥哥,從那天起,我就已經沒辦法再靠自己的力量站起來了。我只能靠你揹著我才能往前走。」

  吞下酸澀,青玉堅定的再次要求:「揹著我,離開這裡,哥哥。」

  「妳可以靠自己的力量站起來。」扉空的視線越過青玉落在祥白林身上,那膽怯的眼並沒有讓他的憤怒削減。

  扉空再次動起步伐,卻被青玉扯住衣物。

  「不要!哥哥!」

  「放手!」

  青玉用力搖頭。

  說什麼她也不會放開,因為她不想再讓他繼續錯下去了,復仇根本沒辦法讓自己獲得救贖,只會加深痛苦,讓那道傷永久殘留在心裡!她不知道來龍去脈,但是她卻知道若這個人真的在這裡被扉空殺死了,那麼兄長也不會真正的輕鬆。

  「妳知道這個人做了什麼嗎?他狂妄自大,以為自己有權有勢就可以任意妄為,把別人的尊嚴踐踏在腳底!」

  青玉用全身去阻擋,卻也無法擋下扉空失控指責的怒火。

  扉空回想過往那糾纏自己多年的黑暗記憶,指著祥白林,憤怒咆哮:「妳知道他幹了什麼事嗎!他和其他人想把我當女人一樣對待妳知道嗎!」

  青玉呆愣的抬起頭,由上方滴落而下的淚水滴在她的額頭上,燙熱的,如同扉空現在的心情,沉重的憤怒。

  ——原來那一天哥哥那樣狼狽回來,就是因為……

  「如果沒有這張臉就好了,這張像女人一樣的臉孔!」將一直以來所承受的痛苦埋進掌心裡,不停啃食心靈的回憶讓扉空無法控制自己的低吼:「為什麼我得為了這張與媽媽相似的臉受盡委屈,受了凌辱、受了欺負……這些傢伙憑什麼傷害我!」

  他從沒想過要犯著誰,也總是忍耐再忍耐,但是不管他到哪裡,總是會遇到那些貪婪他面孔、把他當成女人看待的人,不管是面對父親還是面對眼前這個傢伙都一樣……他又不是自願擁有這張臉!

  都是因為這些人,讓他幾乎想毀了自己的臉!

  如果能不要這張秀氣又美麗的臉孔來換回別人對他的尊重,他真的很想毀掉。但每每看見鏡子中的自己,那與懷念的人相似的樣貌,只要鏡中的人對自己微笑,他就怎麼樣也下不了手,因為連他自己也不想再次失去重新獲得的「母親」。

  「所以,只有這個人從我眼前消失,那些在夜裡抓住我手腳的黑影才會跟著消失。」

  只有摧毀這個人,他的心靈才能得到平復。

  「如果說哥哥真的必須殺掉他,那麼就先殺了我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不思議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