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星人的荒野求生記,現場LIVE直播──

回家好難,要活下去更難!

 

比臥底還刺激百倍!比流浪還驚險萬分!

原始山林、稀世物種、弱肉強食……

這次黑碳要挑戰的是大自然的適者生存法則!

 

首刷附贈精美明信片及彩色拉頁

超人氣漫畫家MAE特繪,貓犬雙黑騎士聯手探案!

 

 

回到過去變成貓07封面ss   

《回到過去變成貓07家貓荒野求生記!》

 

 

黑碳與軍犬黑金首次搭檔,目標是尋找失蹤的核桃師兄!

然而,人還沒尋到,黑碳就看到黑金生吃田鼠……

肚子餓了,吃還是不吃?這是個艱難的抉擇!

 

黑碳覓食中──

一隻青蛙、兩隻田鼠、三條蛇……

這裡除了新鮮活跳跳的、會齜牙的,還有熟食可以吃嗎?

 

放暑假了!一起玩跑酷、做標本、抓螃蟹!最後……黑碳夜間幽會紅毛貓妹子?!

 

 

 

 

已出版集數

 

 

undefined

回到過去變成貓01我們是東區四賤客!

(首集試閱:http://book4e.pixnet.net/blog/post/112780169

 

undefined

回到過去變成貓02保母喵也要去流浪?

 

undefined

回到過去變成貓03萌貓特工大顯神威!

 

undefined

回到過去變成貓04今天開始做運動喵!

  

 

回到過去變成貓05帶來幸福的偵探喵!

 

 

回到過去變成貓06神偷怪貓出沒中!

 

 

 

 

書籍資訊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羊角026

書名:回到過去變成貓07家貓荒野求生記!

作者:陳詞懶調

封面畫者:PieroRabu

拉頁畫者:MAE

上市日:2016年8月10日

價格:定價220元

購書方式:可至7-11超商(優惠價79折),或是蛙蛙書店、安利美特animate、金石堂、墊腳石、諾貝爾等一般書店購買,或上網至新絲路、金石堂、博客來等網路書店訂購。

香港地區:請洽誠品書店。

 

 

 

 

新書贈品好康報之一

隨書附贈精美明信片,只有首刷才有的好康贈禮哦!

 回到過去變成貓07贈品明信片sample  

 

 

新書贈品好康報之二

8月5日起,凡於新絲路網路書店、金石堂網路書店、博客來網路書店預購《回到過去變成貓07》一書,即贈由超人氣國人漫畫家MAE老師精心繪製的「回到過去變成貓07:貓犬型男,出擊!」4K海報一張。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在實體店面「蛙蛙書店」購書,也有送限量海報哦!

 回到過去變成貓07贈品海報sample  

 

 

 

 

精采試閱

  何濤一夜未歸,昨天說有事出去就沒訊息了,手機也打不通。他以前辦案的時候也會將手機關掉,但這次何濤他老婆總覺得心裡不踏實,所以等到早上天亮、孩子去學校之後,她便打了電話給二毛。

  二毛那時候還在睡覺。對二毛來說,這段日子八、九點鐘簡直就是睡得最好的時候,被吵醒接電話時語氣並不怎麼好,還想著直接將電話掛掉的,但是看到來電顯示,立刻接通。

  聽到師嫂的話後,二毛睡意全無。

  「他手機一直關機,打電話給他同事,那邊說何濤他早就離開了,不過好像有急事,帶著黑金一起離開的,到現在也沒回來,局裡那邊也沒人知道。」那邊何濤老婆帶著焦急的聲音說道。

  「妳打電話給衛師兄那邊了嗎?」

  「還沒呢,現在具體情況也還不知道,小衛那邊剛結婚沒多久,就沒去麻煩他。我就是心裡擔心。」

  「嗯,我知道了,嫂子,我先找幾個朋友問問。」

  何濤他老婆知道二毛的背景,也知道他有點能耐,不然也不會打電話給他。

 

  掛斷電話,二毛翻了翻電話簿,找幾個朋友撥了過去。一個小時後,二毛煩躁的撓了撓頭。

  情況不太妙。核桃師兄的車被發現了,沒見到人,局裡那邊顯然也知道其中有隱情,只是沒告訴師嫂而已──果然,師嫂的擔心是有理由的!

  不一會兒,二毛收到一封郵件,這是他拜託的人在短時間內找到的數據信息,不全面,卻大致能知道是什麼事件引起的。總的來說,這是一場商戰引發的流血事件,似乎很普通,但這雙方在楚華市還有些名氣,公司辦得挺大。

  看過之後,二毛坐在椅子上想了想。

  核桃師兄是帶著黑金離開的,他要靠一隻狗去找什麼?

  二毛決定去找一下五樓那隻貓幫忙,有備無患。

 

    ◆◇◆◇◆◇◆◇◆

 

  鄭歎努力辨認著那些氣味,然後循著氣味走過去,來到一大樹後面。這裡還有個坡度,如果光線不好的話,有人趴在這裡,也不容易被注意到。

  看來核桃師兄和黑金都在這裡待過,時間稍微長了些,留下的氣味比較明顯。這樣推測,那些人在處理那條溝的事情時,核桃師兄和黑金當時應該就在這裡看著,然後那些人離開,核桃師兄才繼續跟上。

  二毛看完那邊,拍了幾張照片,然後將樹葉重新覆蓋上,跟著鄭歎往這邊過來。看到這邊的情形後,他也能猜測出一些當時的情形。

  「幹得好,黑煤炭。」

  確定鄭歎沒有再發現其他的線索,二毛便繼續尋找那些記號。

  沿路尋找了一段距離,然後,二毛停住了。

  記號到這裡就沒有了,最後一個記號並沒有告訴二毛接下來要往哪裡走,也沒有標注停止的意思,難道是當時時間太緊,事出突然,所以核桃師兄沒有時間去留記號?

  二毛不知道。他仔細看了看四周,這裡有人待過的痕跡,還找到了一些腳印,至少有三個人,還有一些菸蒂。那些人在這裡抽過菸,然後……二毛將視線落到十來公尺遠的那條並不寬的水泥路,然後那些人估計開著車離開了。

  可是,該往哪邊走?

  二毛手上得到的資料指出的幾處地點,這附近就有一個;但在路的另一頭,走遠一些,還有個地方。

  難道兩個地方都去查查?

  二毛站在原地想了想,正準備讓身後的黑貓出馬試試,一轉身,卻發現那隻黑貓往其他方向過去了。

  鄭歎在知道二毛尋不到記號之後,就在周圍試探著嗅了嗅,除了那些陌生人的氣味之外,其中還有並不容易嗅出來的核桃師兄的氣味,也有黑金的。

  黑金的氣味本就明顯一些,而鄭歎在尋找氣味的時候,還發現了一件意料之外的事情,便在那裡停留了一下。

  「有東西?」二毛問道,同時掏出摺疊刀,蹲身開始翻土。

  有了之前那個被啃得差不多的骨架的事,二毛現在一看到這黑貓停頓就會想這裡發生過什麼事情。而他也發現這裡有動過土的痕跡,雖然範圍不大,但還是能看出來。

  鄭歎退了好幾步,想了想,再退兩步,然後蹲在那裡看二毛挖土。

  如果鄭歎能夠清楚表達意思的話,也不需要二毛來費事挖了,他肯定會去阻止,但現在的情況是鄭歎無法說話,也不知道該怎麼來表達意思,而且就算現在鄭歎試圖阻止的話,二毛也肯定會去動動的。

  土埋得並不嚴實,二毛能很輕易的挑開上面的土,在快速挖了好幾下之後,二毛看到了下面埋的東西──

  一坨屎。

  二毛:「……」

  這難道是黑金那傢伙拉的?!

  什麼時候那狗跟貓學會了這個習慣?

  二毛或許並不能確定這坨屎是人的還是狗的,即便是狗,也不一定是黑金,他只是猜測可能是黑金而已。

  而鄭歎則十分確定這就是黑金那傢伙拉的,只是他不明白,明明貓才會有這種埋便便的習慣,尤其是那些野外的貓,會埋得更好一些,他聽人說過,這好像是貓的一種本能──鄭歎自己除外。

  對此行為,人們有諸多猜測,其一就是猜測貓作為獨立捕獵的動物,會試圖盡可能的隱藏蹤跡,就算現在已經被帶進人類社會,但依然保持牠們的野性習慣和本能。

  而作為犬類,一般拉完就走的,居然會費功夫埋便便?

  這難道也是黑金曾經的訓練項目之一?

  訓導員訓練的時候得有多辛苦啊!

  鄭歎正想著,耳朵一動,看向一個方向,然後跳上旁邊的一棵大樹,往高處爬了一些,看向那邊。

  百公尺遠處的一片長得密集卻並沒有什麼葉子、不知道是什麼樹種的灌木叢後,露出一對狗耳朵。那小片灌木叢周圍是眾多枯黃的植物,而那旁邊長得密集的一些枯草被人燒過,所以看上去枯草的黃色和燒過的焦黑中,黑金的身影並不明顯,因此如果是人眼的話,並不容易注意到。

  此刻,那對狗耳朵正轉動著,注意著周圍的情況,看來牠已經察覺到二毛這邊的動靜了,並謹慎的朝著這邊移動。

  不愧是「科班出身」的。鄭歎心道。

  二毛注意到鄭歎的反應,立刻警覺起來,正準備藏其身,卻突然頓了頓,看向樹上的貓,那貓的樣子不像是看到陌生人或是什麼極具威脅的東西,反倒像是看到熟悉的人或物。

  難道……

  雖然覺得可能沒有威脅,但二毛還是謹慎行事,藏起身,看向鄭歎正朝著的方向。

  很快,二毛就發現了黑金。

  不過,黑金看著二毛還是有些猶豫,畢竟牠並不容易接受陌生人,即便已經見過二毛幾次了,但到現在還親近不起來。核桃師兄也是花了幾個月才漸漸讓黑金開始與他親近的。

  見到黑金,二毛很高興,可惜黑金不能說話,二毛問了幾個問題,也沒見黑金有太多反應。不過,二毛問起核桃師兄的時候,黑金聽到熟悉的名字,微微有了些反應,然後看向一個方向。

  沿著這條水泥路望過去,並不能看到盡頭,現在連輛車都沒見到。

  不過二毛已經能夠從黑金的這個反應看出那些人和核桃師兄可能去的地方,看來應該是核桃師兄不得已先離開了,不能帶上黑金,而讓黑金在這裡等著。再聯想到新收到的幾條訊息,二毛推測出了一個地方,他決定開車過去看看。

  二毛讓鄭歎和黑金等在這裡,他過去將車開過來,從停車處那邊繞過來並不算遠,他心裡已經能夠大致描繪出一幅路線路來。

  鄭歎也懶得走了,樂意在這裡等著。

  等二毛離開,鄭歎趴在樹上看著路,估摸著時間,看二毛什麼時候能過來,如果二毛迷路的話,自己會不會再經歷一次流浪生活?

  想想就覺得悲慘。

  鄭歎鬍子抖了抖,他可不樂意去流浪,而且現在肚子餓了,周圍能有什麼吃的?田鼠嗎?

  畢竟不是一隻真正的貓,鄭歎還是希望趕緊辦完事回去。

  看了看下方窩在草叢裡的黑金,即便這邊的草叢大部分都已經是枯黃的,但黑金還是會選擇有一些草叢或者樹木繁多的地方,利於隱蔽,並不會在視野寬闊的地方久待,即便是埋便便,選擇的地方也都比較隱蔽。可能牠做得還不夠好,但作為一隻狗來說,已經極為難得了。

  如果核桃師兄一直不回來,或者黑金沒碰上他們的話,這隻狗會不會一直守在這裡?鄭歎覺得大有可能。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二毛開著車過來了,下車打開後車門,示意黑金上車。可黑金站在那裡,看了看二毛,沒動。

  鄭歎先跳上車了,同時翻找出二毛擱在車裡的食物,這裡也有他自己的口糧,要幹活總得先填飽肚子。

  不知道是不是二毛做工作成功了,黑金看了看車裡趴在座位上正吃著東西的鄭歎,歪了歪頭,看起來似乎帶著疑惑和不解,但還是跳上了車。

  鄭歎原以為是因為食物,這狗才上車的,但黑金上車之後並沒有去動他的食物,就算鄭歎大發慈悲將食物遞到牠嘴邊,牠也不吃。

  「黑金在核桃師兄那邊的時候,只有核桃師兄餵的食物牠才吃,其他人餵的根本不吃,師兄他老婆孩子與這隻狗還在磨合期,最近難得親近了些,但餵食暫時還沒成功。」二毛從後照鏡看到後面的情形時如此說道。

  鄭歎瞧著旁邊這隻狗因為聞到食物的香味,口水都差點滴下來,覺得這狗應該是很餓了,但現在還忍著沒下口,頓時佩服不已,這要是換作撒哈拉那傢伙,估計叼著就跑了。

 

    ◆◇◆◇◆◇◆◇◆

 

  走了一段路,二毛突然停住,並叫住黑金,不讓牠繼續往前走,因為有個記號上多標注了不太明顯的一筆,就是這一筆告訴二毛,前面可能會有監視器之類的設備。

  二毛掏出手機,發現手機沒信號。如果前面有監控設備的話,他自己還行,但是這一貓一狗就說不準了,暴露的可能性極大。

  想了想後,二毛讓黑金和鄭歎都待在這裡,別往前跑,尤其是黑金,二毛解釋了好半天,也不知道這隻狗到底能聽懂多少、能聽進去多少。不過,等二毛往前走了幾步之後回頭時發現,黑金已經往一些灌木叢那裡過去,準備隱藏起來了。

  看來話是聽進去了幾句。

  不管黑金能夠理解多少,二毛只要這狗別跟上來,待在這裡就行。

  鄭歎跳上一棵葉子尚綠的樹,還是覺得樹上安全點。反正現在這個季節,蟲子和蛇之類的也少,鄭歎完全不用擔心那些。

  等二毛離開後,鄭歎待在樹上,周圍很安靜,黑金那邊也沒有發出什麼大的聲響,鳥叫聲顯得非常清晰,襯得這片地方有種荒涼感,沒什麼人氣。

  鄭歎趴在樹枝上,反正下面有黑金在警戒著,再說就算有人來也不會去特別關注一隻藏在樹上的貓,他比黑金要安全得多。

  突然,鄭歎耳朵動了動,睜開眼看向一個方向。躲在灌木叢後面的黑金也聽到動靜了,卻依然安安靜靜待在原處。

  鄭歎站得高,比黑金看得清楚。

  那是一隻田鼠,現在是冬季,估計牠是由於食物不足才在這個時候出來活動覓食的。鄭歎不吃這玩意兒,現在也沒心情去抓老鼠玩,所以就當沒看見,放過那隻田鼠一馬。

  不過,瞧著那隻田鼠漸漸往這邊過來了,這傢伙膽子挺大,估計平日裡也沒見到這周圍有多少天敵。但在靠近這邊的時候,估計嗅出了點什麼氣味,牠停住了,小心看著周圍。

  「嗖!」

  鄭歎就見到黑金從灌木叢那邊跳出來,飛速衝向那隻田鼠,看那抓田鼠的動作,鄭歎覺得這狗絕對不是第一次抓,估計在家裡還抓過老鼠。

  那隻田鼠沒能從黑金爪下逃出,鄭歎只聽到那隻田鼠短暫的叫了兩聲就戛然而止了,再看的時候,黑金已經叼著田鼠回來,趴在枯草叢裡吃了起來。吃的時候還停下來警惕地注意著周圍,支著耳朵仔細聽著,確定周圍沒人過來,才繼續吃。

  聽著那邊黑金啃田鼠的聲音,鄭歎心裡感慨,這隻狗真有才,或者說,這狗以前的訓導員真有才。不過,同時這也能看出,這隻狗是艱苦過的,應該是跟戰士們共同執行過任務吧。他以前聽衛稜說過一些,有時候出任務沒食物便就地取材,至於取的什麼材,那種類就多了,其中便包括田鼠、蛇一類動物。

  真該讓一些喜歡糟蹋糧食的狗過來看看。

  鄭歎在寵物中心的時候,有好幾次看到有些狗在吃狗糧時舔一顆漏兩顆,吃完之後地面上的狗糧便會直接被那裡的工作人員掃了倒掉,狗的主人們覺得沒什麼,鄭歎當時也沒認為有多大問題,但現在對比一下,突然覺得還是節約點的好。

  吃完之後,黑金重新趴回之前的灌木叢後面。鄭歎看了看,並沒見到黑金身上有多少血跡,牠正在舔著嘴邊的血跡,估計很快也會被舔沒。

  不知道二毛和核桃師兄什麼時候才能辦完事?鄭歎趴在樹上想著。還好自己來時在車上又吃了些,現在不至於挨餓,但如果像這樣再熬幾天的話,鄭歎不知道自己會不會和黑金一樣去吃田鼠了。

  正想著,鄭歎心裡一凜,看向上山的方向──那邊有人過來了。不是動物,是人!

  黑金顯然也聽到了,不舔嘴巴了,注意著聲音傳來的方向。

  很快,鄭歎便見到了來人,那是兩個陌生人,帶著點口音,不像是本地人,在來的時候鄭歎聽過兩個本地人閒聊,與那兩人的口音不同。

  那兩人走的路線與鄭歎待的地方還有些距離。那兩人下山的時候,其中一個還拿著對講機說著話。聽他們說話,鄭歎瞭解到靠近山腳的地方還有個落腳點,兩人就是準備往那裡去的。

  鄭歎想了想,爬下樹,悄悄跟了上去。

  躲在灌木叢後面的黑金疑惑了──

  不是應該原地待命嗎?那隻貓怎麼跑了呢?那牠是跟上去還是繼續原地待命?

 

    ◆◇◆◇◆◇◆◇◆

 

  門外開鎖的聲音響起之後,房間門被打開。三個人走進來,其中兩人鄭歎見過,另一人應該是早就在這棟屋子裡的。

  其中一個穿著灰大衣的人朝綁在椅子上的那人走過去,抓著那人的頭髮搖了搖。

  然後,鄭歎聽到了一陣殺豬似的聲音。

  「閉嘴!」灰大衣一巴掌抽過去。

  那人的尖叫聲停了停,然後就是哭聲,還是四個音節拍的,第一聲升調,後三聲降調,第一聲和第四聲都帶著拖音,中間兩聲比較短。雖然依舊難聽,但至少比剛才那豬叫好多了。

  鄭歎一直覺得,像這樣哭的,要麼是小孩子、長不大的那類型,要麼裝的成分比較大。他只聽過社區的一些小孩子這樣哭過,這是第一次聽一個成年的、還是成年男性這樣哭,總覺得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而當那個灰大衣抓著那人的頭髮逼他抬頭的時候,鄭歎看到了那人被揍得鼻青臉腫,還哭得滿臉的鼻涕眼淚。

  「這就是你們抓到的那人?」剛下山的其中一個問道。

  「對,就是他。」灰大衣鬆開抓著那人頭髮的手。

  問話那人拿著手上一張身分證對著看了看,然後嘖了一聲,「一看就是個富家子弟,他身上的東西值不少錢吧?」

  灰大衣嘿嘿一笑,「上面只是說暫時先關著人,沒說不讓賣東西。」

  見問話那人皺眉,灰大衣補充道:「就賣了一個手機和相機,沒在本地賣,有專門的路子。」意思是讓對方放心,不會惹來麻煩。

  「錢包裡面的東西你看過了,至於他的那件皮衣,我剛才在樓下穿的就是,還挺暖和的。哦,這傢伙的手機裡面還有不少不錯的圖呢,這要是發出去估計又是一件豔照新聞。相機裡沒拍到什麼特別的東西,至於他那輛豪車,我藏著了,暫時沒處理,到時候等事情過去了賣掉也能搞到一筆錢。」

  「嗯。」問話那人皺著的眉頭這才平了些,「先別讓他死了。看起來也是個膽小的,但家底不錯,到時候看上面是什麼意思吧。」最近不太順利,上面的人好像也不想再多惹事端,等這段時間的事情平息了再說。

  「這個我們自然知道,就是這傢伙老要上廁所。」灰大衣說道。

  「那就節約點糧食。」問話那人說道。

  意思就是只要餓不死,不用給太多吃的。

  被綁著的人又開始哭了,連連許諾放他回去,一定給大筆的錢,可惜這三人都沒理他。又問了兩句話之後,三人便離開了,門外還傳來鎖卡住的聲音。

  鄭歎支著耳朵,他聽到那三人走的時候還說要不要將人轉移個地方,畢竟明天就要運貨了。

  後面的話就聽不清楚了,那三人已經下樓。鄭歎準備找個地方下去一樓聽聽那幾人的談話,卻在抬腳的時候,從木板間的縫隙看到下方的狀況。而這時,那個被捆綁在椅子上前一刻還哭得鼻涕眼淚一大把的人站了起來,不知什麼時候,綁在他身上的那些繩子已經被割斷,並纏繞成一捆,被他塞進那件破棉衣口袋裡。

  穿好棉衣,那人走到牆角邊,將掉落在那裡的半顆饅頭撿起來,這是上午沒能吃完的早餐。

  撕掉上面沾著灰塵的麵皮,那人拿著饅頭啃了起來,看起來還挺鎮定悠閒,一點都沒有剛才那窩囊樣。一邊吃著,那人走過來,而眼睛一直看著鄭歎所站的地方。

  ──還真是裝的!

  鄭歎從木板縫隙看著下方的人。

  剛才那三個人進來的時候,鄭歎以為這個被綁著的人是屬於那種思想不成熟、長不大還帶著小孩脾氣的富二代,再加上剛才那打一下就哭得眼淚鼻涕一大把的樣子,誰都會覺得這就是個敗家子、窩囊廢。

  不是誰都能想哭就哭成這種效果的。對比前後的巨大反差,鄭歎覺得這個人簡直可以去美國拿小金人獎了!

  而且,光有演技就算了,鄭歎還真沒想到這人能藏得這麼深。綁著的繩子在鄭歎沒注意的時候就已經被輕易的解開,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同時,既然能這麼快就解決掉繩子,又怎麼會被揍得鼻青臉腫,將自己搞得這麼狼狽?

  要麼這是個狠人,要麼……這人就是個神經病。

  鄭歎盯著下方的人,下方的人也一邊嚼著手裡的饅頭,緊盯著鄭歎所在的地方。

  「你是誰?」那人問道,「說不定我們可以合作。我對那批貨沒興趣,你要的話,那批貨全都給你。」

  鄭歎對於那人說的「貨」完全不知情,這個字絕對不是指他剛才見過的那批劣質食品。不過,鄭歎也能推測出核桃師兄的目的估計就是那個所謂的「貨」。

  那麼,這個人既然不是為了那些貨,他又為什麼來這裡?

  見上方沒有動靜,也沒有任何回應,那人將最後一點饅頭全部塞進嘴裡,將手在青布棉衣上擦了擦,然後跳上擱置在邊上的案桌,手推了推木板吊頂。

  鄭歎在他動作的時候就迅速離開了原地,離開這個房間的所在區域,躲在一根木頭後面,聽著那邊的動靜。

  那人似乎沒有打算將木板吊頂推開從這上面出去,過了一會兒,鄭歎聽到門鎖響。他從狹縫裡往下瞧,只見關著那人的門被打開一條縫,這也是門在開鎖前能打開的最大縫隙。那人伸出兩根手指,手指間還夾著什麼,伸向鎖上的鑰匙孔。

  見識過二毛撬鎖,鄭歎看到這人的行為也就不那麼詫異了。這世上,能人還是很多的。

  數秒時間,那人將鎖打開,從房間裡出來,看了看四周,然後沿著周圍的房間挨個尋找。

  鄭歎不知道他要找什麼東西,挺好奇的,於是就在上方跟著。沒跟得太近,鄭歎對那人還是防範居多,有那種身手,比二毛應該不差,這人還比二毛藏得深,鄭歎不得不防。

  那人找了幾個房間之後,進入了那個堆著貨物的房間,開門鎖對他來說輕而易舉。

  鄭歎只見那人在打開的那幾個箱子裡翻了翻,然後又將膠帶封著的一個箱子打開,在裡面又翻了翻,拿出一袋「XX奶茶」,撕開一個小口,嗅了嗅,然後微微沾了些嚐。

  鄭歎看著那人的動作,猜測到,莫非那裡面裝的還有其他東西?

  而那些劣質食品標誌不過是為了這些東西打掩護?

  至於那人剛才拿著的,該不會是某些違禁「藥物」?

  如果是的話,那麼山上的那些估計就是負責生產的地方了,難怪核桃師兄要過去冒險。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不思議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