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名:變態靈異學院01他和他,命定的室友

作者:蝙蝠

封面畫者:TaaRO

拉頁畫者:夜風

漫畫畫者:非光

上市日:20161228

 

變態靈異學院01封面-官網試閱截圖.jpg

 

引言

 

  在這個世界上,鬼怪之類的東西很多。雖然大部分人看不見,因而並不把他們當成一回事,但是無論如何,存在的東西始終也是存在的。

  就跟人類一樣,鬼怪也有好有壞,他們本來並不是這個世界的居民,但是因為重重原因而滯留在這裡。如果他們不搗亂倒也罷了,偏偏大多數的鬼怪都是很喜歡開玩笑的,而他們開的玩笑,很多都讓人類無法忍受。

  比如說,早上一起床,你要上廁所,廁所裡蹲著一隻鬼。

  你上嗎?還是不上?

  大多數人只有一個選擇──昏死過去。

  這就導致了人類社會秩序的混亂,尤其是近幾百年來,擁有靈異能力的人越來越多,能看到鬼的人也呈逐年遞增趨勢。自然,患心臟病的機率也比過去高出了34.156%……

  為了阻止這樣的情況再繼續惡化下去,政府終於開始批准專門的靈能學校,培養優秀的靈力人才,以求維持靈界和人界的平衡。

  我們要講的,就是發生在其中一個靈能學校的故事……

 

 

第一章 歡迎來到變態靈異學院

 

  這裡是變態雲集的「拜特靈異學院」,九月開學。

  這裡從外觀上看來其實和其他的普通學校並沒有什麼不同,普通的校門、普通的教學樓、普通的宿舍、普通的學生……

  開學的那一天和別的學校一樣,都是熱鬧非凡。不過,在這裡引起「熱鬧」的,卻不是普通的「東西」……

 

  樓厲凡拖著一個大箱子出現在拜特靈異學院門前。

  他來之前就對這所學校有所耳聞,由於校長奇怪的癖好,把學校建在了深山之中,而且據說是在「鬼門」上面!

  所謂的鬼門,就是人界和靈界相通的地方,是人界死氣最重的地方,而它開口在靈界的那一端則被稱之為「生門」,是靈界中生氣最重的地方。

  在這種地方蓋校舍,真是個無比大膽又變態的決定!

  一般在別的地方,靈感輕的人是不可能感應到鬼的,而靈感重的人能輕易的感應到。可是在鬼門附近,靈感重的人反而會感覺不到──稱之為「靈感麻痺症狀」──或者感覺輕微;而靈感輕的人卻經常被鬼壓、被鬼追……

  所以在這裡,受不了而退學的學生基本上都是靈感過輕的,這也算是淘汰、選拔學生的一種方法吧。

  樓厲凡四下看了看校門的布局,覺得有些奇怪。他之前待過的那些靈異學院,在校門口都會布有結界,因為靈異者聚集太多的時候,會出現靈感反衝的情況,就是靈感之間互相干擾,導致氣機紊亂,這對教學可沒什麼好處。如果是中高級的靈異者就不會有問題,可是在靈異學院中的學生大部分都是初級的……

  為了防止這種情況,一般都會以學校內外的建築、樹木或者符咒等等,建立龐大的結界系統,梳理靈氣氣機。

  可是在這所學校中,他感覺不到任何結界的存在。

  難道是校長疏忽了嗎?如果是新學校還有可能,但這所學校可是建立了四百多年的老資格,怎麼會出現這種情況?不過,這所學校雖然久負盛名,可聽說校長是一個大變態,那種混亂說不定就是他想看到的……

  樓厲凡和其他學生一起往校門口走去,他發現所有人在經過校門口地上那一條黃線的時候都會顯得小心翼翼,他再次以靈力探測那個位置,但結果還是顯示那附近沒有結界。

  他走到黃線旁邊,剛剛想一腳踏過線的時候,忽聽身後有人大叫一聲:「小心!」

  他來不及收回腳,一股強大的屏障力量猛地升起,金光一閃,他「轟」的一聲就被推得倒飛出去。

  ──感應結界!

  他的身體撞到了身後的什麼東西,某種生物慘叫一聲,被他結結實實坐在了身下。

  所謂的「感應結界」是指只能感應到某種程度以上或者某種程度以下靈感的結界。一般是在特殊情況下,用來阻止靈感過高或者靈感過低的人進入結界內部的東西,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從剛才那一撞看來,這個結界是低階結界,也就是阻止靈感過低者進入的結界,這麼說來,這裡沒有防止靈感反衝結界的原因就在這裡!它根本不允許無法控制自己靈力氣機的人進入,當然就不需要那東西了!

  ──這裡的校長真是獨具匠心呢……怪不得在全世界的靈異學校排名中,這裡也算是數一數二的。

  樓厲凡托著下顎陷入沉思。

  「對……對不起……你……思考完了……嗎?」

  非常顫抖的聲音從屁股底下傳出來,樓厲凡這才想起自己下面還壓著一個人。

  他不慌不忙的站起來,看著被自己壓倒的高個兒青年艱難的從地上爬起來,似乎還聽得到他被自己壓到的腰骨發出卡嚓的聲音。

  「對不起。」他慢吞吞的說。

  這是個很英俊的青年,儘管被他壓得臉都快變形了,卻並不為此而生氣,只是微笑了一下,回答:「沒關係。」

  「剛才……是你提醒我小心嗎?」樓厲凡問。

  青年笑著點頭,「可惜我發現得太晚了,否則你一定不會被摔出來。」

  樓厲凡看了一眼青年,沒有說話。

  靈能者在一起的時候,本能的會去探測對方的能力深度和性質,如果相反或者差距太大,一般都不會有什麼很深的交情。

  不過,當然也有例外。

  剛才樓厲凡在說話的時候已經掃過了青年身上全部的靈能源,發現自己居然不能測出對方能力的範疇。

  一旦發生這種情況,只有兩種解釋:要麼是這個人的能力實在太低,在普通人的百分之十以下,讓人感應不到;要麼就是這個人的能力實在太高,高得讓他無法接觸……當然不可能是前者,出現在這裡的人都不可能是前者。

  這對樓厲凡來說可是一個很奇怪的概念。在他出生的那天,身為靈異界一員的父親就抱著他狂呼樓家出了一個靈異天才;在之後的這麼多年裡,他的靈能也的確比其他人增長得更加驚人,連靈異協會的會長也驚嘆,若是再過幾年自己都快不是樓厲凡的對手了,因此會長建議樓家將樓厲凡送入相當於普通學校研究所的拜特靈異學院。

  因此,對於這樣一個比自己的靈能高出這麼多的人,他還是第一次遇到。

  誠如前面提到的,一般人對於與自己差距太大的人是不會主動結交的。可是樓厲凡不同,他不是「普通人」,於是他主動對青年伸出了手。

  「樓厲凡。拜特學院一年級新生。」

  青年也微笑著伸出手道:「霈林海,也是拜特學院一年級新生。很高興認識你。」

  這時,一股陰森森的感覺從身後無聲無息的襲來──

  「我預言你會給我一抓……」

  樓厲凡本能的一回身,五指抓向對方面門,「何方妖孽……啊!」

  他硬生生收住了自己的攻勢。

  他的身後站著一個女孩。是那種個子特別高、身材特別瘦、裙子特別長、頭髮特別飄、晚上出去特別容易引發傷亡事故的女孩。不過,雖然她擁有普通人稱之為「鬼氣森森」的特質,但其實她本身並沒有任何鬼怪的氣息,只能說是個怪人罷了。

  此時的她正抱著一本本子記錄著什麼,嘴裡還低聲叨唸著:「預言準確率到現在為止81.25%……我叫天瑾,樓厲凡和霈林海你們好。」

  即使是打招呼,她的頭也沒有抬一下。

  霈林海毫不在意的回應:「妳好!」

  樓厲凡沒有反應。

  天瑾抬起頭來,蒼白的臉上那一雙黑色的大眼睛很恐怖的盯著樓厲凡,問道:「難道你不叫樓厲凡……」

  「不,我是。」樓厲凡慢吞吞的回答。但是他不喜歡跟這種奇怪的人打交道。

  現在的樓厲凡還不知道在踏入這所變態雲集的拜特學院後,還會跟多少變態打交道……

  天瑾又低下頭記錄,「遙感準確率92.74%……」

  記完之後,她又像來的時候一樣,無聲無息又陰森森的飄到別的人身邊。

  「我預言你會……」

  「哇──我的媽呀!」

  「……」樓厲凡心中有種不好的預感。

  霈林海倒是對這種事情似乎司空見慣,完全沒把那女孩的事情放在心上。他看看樓厲凡的大箱子,笑道:「這麼大的行李,你一個人拿著很辛苦吧?我幫你好了。」

  不等樓厲凡說話,他已經彎下身體撿起了箱子,表情卻不知為什麼而微微一變。

  「……封印?」

  樓厲凡的內心也相當驚愕,這箱子是媽媽為他特製的,似乎在上面增加了一層念力或者符咒一類的東西,非經主人同意,他人根本無法碰觸,可是這個青年卻這麼毫不在意的拿了起來……

  可惜他永遠都是那種一百零一號的臉,否則他的表情肯定有趣得很。

  他不知道的是,其實樓媽媽在那上面加上的不是普通的東西,而是一種非常特殊的、平常人根本就不會用在防盜方面的符咒……

  「走吧!」霈林海拖著箱子,和樓厲凡一起往那條黃線的結界走去。

  剛才樓厲凡之所以會被彈出來,是因為他已經習慣了在不用的時候把全身所有的靈力蜷縮起來,所以在接觸黃線時他根本就和一個普通人沒有兩樣,如果不被彈出來那才見鬼了。

  這一次他將靈力放開到最高限,很輕易的就過去了。霈林海自然也是一樣。

  過了結界,樓厲凡又想將靈力蜷縮回去,霈林海發現了這一點,立刻叫道:「不行!繼續放開!」

  正欲睡去的靈力「刷」的一下又伸展了開來。

  樓厲凡不解的望著他,「幹嘛?」

  霈林海道:「這個結界,不像其他的感應結界只限制在結界線的附近,而是被圈住的全部範圍之內都有感應,如果你的靈力一旦低於某個限度,不管你在哪裡都會被毫不客氣的扔出去。」

  「……」真是夠變態的!要是總把靈力放開,那不是累死人嗎?萬一生病或者睡著,難道也要被扔出去嗎?

  樓厲凡沒有說話,但是眼睛顯現出了他憤怒的情緒──果然是那種變態校長才會幹得出的事!

  霈林海撓了撓頭,有點困惑的微笑道:「真傷腦筋……難道你沒看入學通知書嗎?」

  樓厲凡在全身所有的口袋摸了一遍,終於摸出一張已經皺巴巴的紙。

  通知書上半部的欄位中填寫著樓厲凡的姓名、年齡、性別等等,下半部的注意事項中用大大的幾行紅字標明了學校門口感應結界和鬼門的事。

  霈林海將那幾行字指給樓厲凡看,樓厲凡搖了搖頭。

  「這種東西我沒有看過,通知書來之前的半個月我姐姐就已經預感到,所以通知書來了後我一眼也沒看……還需要看這個嗎?」

  霈林海無言。

 

    ※◆◇◆◇◆◇◆※

 

  拜特學院的占地面積非常之廣。不過,有圍牆的部分只有學校的正門而已,側面和後半部分全部是由大片的森林合圍而成,結界也都設在做圍牆之用的森林樹木以及溪流之上,看來是將整個山脈都包圍進去了。

  前面說過,這個地方是鬼門的所在地,鬼門所影響的範圍恰恰是這間拜特學院的範圍之內,樓厲凡不禁稍微有些懷疑這所學校其實就是在封印鬼門……然而,在他見到那個拜特學院的校長之時,他就不再那麼想了。

  拜特學院的校長室在學校中心教學樓的最高層──第一百四十七樓,沒有電梯。

  本來和霈林海一起從校門口走到學校中心就已經很累人了,到了這裡居然還要爬那麼高的樓!那不是要人命嗎!要不是霈林海幫他把那個大箱子寄放在一樓專門的儲物區內,提著那麼重的東西上去肯定會死人的!

  ──果然是變態的校長啊!

  兩個人互相扶持著,和其他報名的人一起氣喘吁吁的爬上第一百四十七樓,等爬上最後一個臺階的時候,毫不意外的看見上面有百十來個學生全部都癱倒在那裡,誰也不想動。不過,為了不要堵住後面的人,他們還是很努力的挪挪身體,不要擠在樓梯口那裡。

  他們兩個總算沒有跟那些人一樣倒下。對霈林海來說,爬這上百層樓的負擔似乎不是很重,所以不倒下並不奇怪,而樓厲凡則是因為很討厭和那麼多人一起躺在滿是灰塵的地上……簡而言之,他就是死要面子。

  一百四十七樓是一個寬廣的大廳,什麼辦公用具和家具都沒有,只有在離樓梯口N公尺遠的地方──也就是在另一邊的角落裡有一個小房間,旁邊有一塊用鐵杆釘著的鐵皮牌子,上面寫著「校長室」,字的旁邊畫了一個似乎是蝙蝠的東西,就像小學生畫得一樣粗糙。

  走近了,樓厲凡這才發現釘著那塊牌子的鐵杆竟然是被硬生生插進水泥地板中的,不由得微吃一驚,心想:難道會是那個變態校長……

  勉強支撐著還在發抖的腿肚子,樓厲凡跟著霈林海往校長室走去。不料剛走幾步,他忽然被後面衝來的一股大力猛撞到了霈林海的身上。

  「讓開讓開!我們還有事!讓我們先報到!」

  四個年輕人又喊又叫的撥拉開擋在身前的人,向著校長室橫衝直撞的跑去。

  整個樓層的人都非常驚愕地看著十分有精力的他們。

  樓厲凡身上幾乎一點勁都沒有了,被這麼一撞,他自然是將所有的撞擊力都卸在了霈林海身上。霈林海「啊」了一聲,看來被撞得滿痛的,不過他並沒有抱怨,只是接住了樓厲凡的身體。

  校長室的門在那幾個人跑到那裡的時候就自動開了,等他們進去之後又自動關上。

  「真奇怪……」霈林海說。

  樓厲凡當然知道他在說什麼──當然不是門,而是那幾個人的精力──爬了一百四十七層樓,正常人還能有那麼大的精力嗎?

  不過,那個房間看起來雖然神秘,卻非常不隔音,大家可以很清楚的聽見裡面傳出的對話聲。

  「你們幾個,叫什麼名字?性別?年齡?超能力?靈力幾級?」

  發問的聲音好像被捂在了一個很厚的東西裡,分不清是男是女是大人是小孩的聲音尖細地擠出來。

  「我,羅天舞!男,二十歲,超能力是詛咒。靈力59hix!」

  「我,蘇決銘!男,二十歲,超能力是徒手次元洞。靈力60hix!」

  「我,樂遂!男,十七歲,超能力是水淨。靈力55hix!」

  「我,公冶!男,十八歲,超能力是符咒。靈力52hix!」

  這裡雖然是靈異學校,但同時也是一間超能力學校。因為一般擁有靈感力的人都會同時擁有一種或者幾種超能力,如果能應用得法,將會對他們未來的靈異工作發揮很大的作用。

  而他們所說的「靈力」,是一百年前才開始推行的世界靈力測驗標準,最低為0hix,最高為100hix。超過100hix的人當然也有,只是能得到這個級別的人寥寥無幾,連靈異協會這一屆的會長也不過剛剛102hix而已。

  那尖細的聲音沉默了一會兒,桀桀笑了起來。

  「你們幾個……不會是用了蘇決銘的次元洞走捷徑上來的吧?」

  「……」

  「……」

  「……」

  「……」

  「那麼,重來一次好了!」那聲音很快樂似的說,「記得不要作弊哦……」

  「哇呀!」

  「嗚哇呀──!」

  只聽得幾聲慘叫,那幾個年輕人的身影咻的一聲從房間中彈了出去,與樓厲凡和霈林海錯身而過,咚咚磅磅的滾下了樓梯。一層一層的樓梯之間充滿了非常淒慘的哀叫聲。

  樓厲凡和霈林海聽著那幾個倒楣蛋的慘叫,相視無語。

  兩人一起走到校長室門口,門靜靜的滑開,兩人走進去,門又靜靜的關上了。

  在外面的時候他們沒有任何感覺,直到走進來才發現,這個所謂的「小」房間其實並不小。因為這裡是在原本小房間的基礎上所開出來的另一個空間,整個空間之中似乎充滿了不知名的東西,卻又似乎空無一物。

  在他們的面前站著一個被一堆黑色的布包得嚴嚴實實的人,以及旁邊所放的一個辦公桌,桌上疊著高高的幾堆文件,其中一堆文件上面懸空豎立著一枝筆──就那麼立著,沒有依憑,就跟那個人以及辦公桌一樣,空空的站在那裡,上下左右沒有任何東西支撐。

  樓厲凡和霈林海當然也是一樣。

  這大概就是開這個「空間」的人所設立的「法則」,這個空間之內的東西都是由他的意念支撐,只要他想,他可以在這裡做任何可以想像得到的事情。剛才那幾個人就是因為失去了他的意念支撐,而被「法則」彈出去的。

  「你們兩個,叫什麼名字?性別?年齡?超能力?靈力幾級?」

  樓厲凡覺得自己沒有剛才在外面那樣疲勞難過了,他放開了霈林海扶著他的手,「我樓厲凡,男,二十歲,超能力是式神、無媒介接觸靈體、徒手封印和靈力搜索。靈力85hix。」

  霈林海答道:「我霈林海,性別男,年齡二十五歲,除靈感力之外全能。靈力未測。」

  樓厲凡渾身震動了一下。

  所謂的「全能」,就是擁有所有這世界上已知的超能力,即使沒有關於靈感力一類的超能力,也是非常罕見的了。

  「靈力未測是怎麼回事?」

  霈林海猶豫了一下,尷尬的撓撓頭,緩緩說道:「呃……是因為我把所有測量靈力的裝置都弄壞了……」

  ──弄壞了?!

  樓厲凡和那個黑布包裹的人同時吃了一驚。也就是說,霈林海的靈力比測量裝置的最高限150hix還要高出三個級別以上!

  他到底是什麼人?竟然有這麼大的力量?!

  他們在報告的時候,那枝筆一直在自動「刷刷」的寫,在聽見霈林海把裝置全部弄壞的時候還啪嗒一聲倒在紙面上,但是很快又站了起來。

  雖然很驚訝,不過關於這一點,黑布包裹的人並無意多問,很快便放他們離開。

  在走出小房間之前,霈林海突然問了一句話:「請問,校長在哪裡?報到的時候不是要見校長嗎?」

  那個人沉默了一會兒,用非常顫抖的聲音問:「校長……難道我不像校長嗎?」

  光從聲音就可以聽出他相當的悲憤,然而霈林海還是很不合時宜的「啊?」了一聲。

  「你就是校長?為什麼穿得像變態一樣?」

  樓厲凡來不及去堵他的嘴,那句最不該問的話已經出口了。

  「你說誰是變態!」

  只聽一聲轟然大響,從校長室飛出了兩條人影,比剛才那幾個人更倒楣的是,他們沒有滾下樓梯,而是直直的衝向校長室正對的樓梯處的那一大片玻璃,嘩啦啦幾聲,他們已經衝向了自由的藍天……

  「居然說我是變態……我哪裡是變態啊!我哪裡像啊!這麼酷的打扮可是我想了很久才設計出來的!那個沒眼光的居然說我是變態!太過分了!你說對吧──小派?」

  那句話他是對那枝筆說的,一邊說還一邊靠近它,小派的筆帽上浮現出一大滴汗,好像人一樣踉踉蹌蹌的往後退……

 

  被丟出去自生自滅的兩個人在半空中像紙片一樣下墜著,樓厲凡在匆忙之間來不及想許多,一隻手拚命抓住同樣下墜的霈林海,另一手往空中一揮,大喝──

  「出來!御嘉!頻迦!」

  兩個身穿白色長裙的女子從他的掌心之中拉扯著兩條長長的白線長鳴著衝出來,在空中形成兩條絞扭的線,好像降落傘一般減緩了樓厲凡兩人下降的趨勢。但是那種減緩還是太輕微了,這麼摔下去縱然不死,也差不多會摔成殘廢。

  樓厲凡對她們叫道:「御嘉!頻迦!難道不能再慢一點嗎?」

  長髮女子不滿的說道:「我們的力量只有支撐你一個人呀!你又抓著一個秤砣,我們當然拉不住了!」

  短髮女子同意的點頭道:「沒錯沒錯!我們可是嬌弱的女孩子呢!」

  樓厲凡無話可說。這兩個女子是他將死靈用靈力幻化出來的東西,也就是式神,但是因為教育失敗,導致性格方面非常惡劣,對他這個主人從來都沒有一點尊敬的意思。

  霈林海笑起來,對拉著他的樓厲凡道:「沒關係,你放手吧。」

  「可我要是放手的話……」樓厲凡腦中忽然顯現出剛才在校長室時霈林海的報告──全能、靈力未測!

  他失了一下神,只是那麼一下,抓住霈林海的那隻手已經鬆脫,霈林海向下墜落,他卻被御嘉和頻迦拉向半空。

  「霈林海──」

  御嘉和頻迦尖叫起來:「等一下!厲凡!不要分神……」

  她們的話還沒說完,身形已經倏地消失在半空,樓厲凡失去了阻擋的身體,也像剛才的霈林海一樣向下墜落……

  然後,他落在一個軟綿綿的、氣囊一樣的東西上。

  那是空氣所組成的托舉屏障,樓厲凡就落在那上面。屏障之下,是霈林海微笑的臉。

  「對了,我忘記你根本就不需要我的幫忙。」樓厲凡說。

  氣囊消失,他輕飄飄的落在霈林海的懷裡。

  霈林海正欲張口說些什麼,周圍忽然爆發出了一陣暴風雨般的掌聲,還有口哨聲、尖叫聲。他慌忙放下樓厲凡,這才發現他們兩人的四周居然圍滿了人,對著他們又是吹口哨又是鼓掌,看來是在敬佩他們剛才從一百多樓掉下來卻居然沒死的壯舉。

 

  等他們去拿樓厲凡的箱子時,那幾個被校長扔出去的倒楣鬼才好不容易滾到了一樓。

  「都是你!說什麼超次元好用!看看!嗚……好痛……」

  「我……我哪裡知道還有這麼一條啊!又不是要拿仙人的神聖水!只是報到而已嘛!嗚嗚嗚……我也很痛啊……」

  「都怪老媽她們啦!要打什麼賭規定我們必須在這麼短的時間來回……嗚啊啊啊──這下完蛋了!……痛……」

  「一定會被打的……嗚嗚嗚嗚嗚……」

  他們哼哼唧唧呻吟哭泣著,看來等會兒上去的路會比別人要困難好幾倍吧。

 

    ※◆◇◆◇◆◇◆※

 

  按照學校新生報到說明的指示,樓厲凡和霈林海兩人往宿舍的方向走去。

  「剛才看到你的時候就覺得有點奇怪……」樓厲凡摸著下巴說道,「現在才發現,你居然沒帶任何行李。」

  霈林海手中提的是樓厲凡的箱子,全身上下並沒有其他可能會是行李的東西。

  「我的行李……」霈林海笑了,「我的行李都是放在這裡的。」

  他空著的那隻手在空中揮了一下,在指尖所劃出的範圍內出現一個不規則的空間洞──就那樣一個平面的洞口,側面沒有厚度,但在正面看去卻有深度,裡面堆放著幾個大箱子。

  「這倒是個很實用的超能力。」樓厲凡說,「不如把我的也放進去?」

  「好主意!」霈林海舉起那個箱子,放進了洞口裡。

  這裡畢竟是靈異學院,這種超能力在這裡遍地都是,因此他們也沒有引起他人的注意,繼續往宿舍樓走去。

  樓厲凡有點想不明白,像他這樣一個超能力近乎全能、靈力深不可測的人,為什麼還要到這裡來上學呢?按照他的超能力標準,進入靈異協會當個副會長甚至會長都不會有什麼問題,他又是為了什麼到這裡來呢?

  好像看出了樓厲凡心中所想,霈林海揮手關掉空間洞,笑著說道:「別以為我的超能力很多是好事,就是因為太多太雜了,我自己沒辦法穩定的控制。比如說剛才從樓上掉下來的時候,你可以在瞬間呼叫出那兩個式神,可我就不能在瞬間使空氣密度改變。這次幸虧是從一百樓以上掉下來的,如果是從七、八樓掉下來的話,我根本沒有時間去做氣墊。這種超能力可沒有什麼太大的用處,所以我要在這裡學習如何控制這種雜而不精的情況。」

  樓厲凡沉默的點了點頭。霈林海的解釋讓他忽然明白了過去一直不能明白的事情。

  他的姐姐們都是擁有多重超能力性質的超能力者,但是她們只專門修習關於預感、遙測和靈感等方面的東西,他以為她們是懶得學那麼多──以她們的個性的確很容易讓人這麼認為──可是這樣看來,她們應該是刻意如此,以期學有專精。

  又拐了幾個彎,仿照中古世紀建築的宿舍樓出現在他們眼前。

  這所學院內除了那棟奇高的教學樓之外,全都是花崗岩的古堡式建築,宿舍樓也不例外,所不同的是,教師樓的樓頂是尖的,十幾棟宿舍樓的樓頂則被剃了個平頭,上面各掛了一座鐘,看一眼就知道敲起來絕對很響。

  ──哪個設計師這麼有病!把鐘掛在睡覺的人頭頂上?

  樓厲凡和霈林海同時這麼疑惑的想著。

  其實拜特學院的學生並不多,也就千把來人,那麼大的校園和教室、教學樓也不是專門給「人類」學生用的……

  宿舍樓前已經聚集了幾十名新生,圍在門口一個像是被結界圈住的抽籤筒四周,似乎在焦急的等著什麼。樓厲凡和霈林海一出現,他們都歡呼起來。

  「快過來!快過來!」

  樓厲凡不明所以的看一眼霈林海,霈林海對他聳聳肩,表示自己也不明白是怎麼回事。

  幾個穿著學院工作人員制服的人走到他們面前,指一指身後那個抽籤筒,「你們是第三批報到的七十七個新生中的最後兩個,請站到那裡去,等會兒在裡面抽到的籤數就將是你們的宿舍。」

  「第七十七個?」

  對方點頭,「這個抽籤筒的結界,必須由七十七個新生站在命定的位置上才能解開,這是唯一的方法。」

  兩人心想:只不過住個宿舍而已,居然還要用這麼麻煩的方法!真不愧是變態校長領導下的變態學院……

  「不過……什麼是命定的位置?」

  「你們隨便站就是了,你們以自己的意志所站的那個地方就是命定的位置。」

  兩人依言走過去,站在他們想站的位置,停下腳步,看著那個抽籤筒的結界。果然,當他們一停下來的時候,結界就自動打開了。

  第一個學生走到抽籤筒前,抽取一支扁平的籤。

  「一號宿舍樓,208號房間。」

  籤發出了機械一般的聲音,嚇得那名學生險些脫手。報完號之後,籤的下端岔開,從裡面掉出一把鑰匙。

  然後是第二個學生、第三個……輪到樓厲凡的時候,他走過去抽起一支籤,籤上似乎帶了微弱的電流,把他的手電得麻了一下。

  籤同樣發出了平板的聲音:「七號宿舍樓,333號房間。」

  抽完籤,樓厲凡並沒有離開,而是等著後面的霈林海抽籤。

  霈林海抽起籤。

  「七號宿舍樓,333號房間。」

  他們兩人還沒有來得及為這麼巧合的事情而驚訝,那邊看著他們抽籤的工作人員中已經發出了強烈的抽氣聲音。

  「啊……那個房間……」

  「啊?什麼?」

  「不就是那個房間嗎!」

  「哦哦!是那個啊……」

  「好可憐……」

  他們在說什麼?樓厲凡和霈林海的臉色不太好看。瞧那幾個人的樣子,簡直就是晴天霹靂嘛!有必要這麼驚訝嗎?難道那房間有什麼古怪不成?

  「唉唉……真可憐吶……」那幾個工作人員嘆息著,然後撒腿就跑了,連發問的機會也不給他們。

  ──到底是什麼事啊?!

  滿肚子疑惑的兩人想問也沒人可問,只有先放下自己的疑惑,先找到自己的房間再說。

  兩人走進七號宿舍樓。裡面的裝修很古老,少說也有百年的歷史了,但是因為保養得很好,偶爾露出的失修之處只顯出它的神秘,而不顯破敗。

  他們沿著木質的樓梯走上去,每走一步,木梯就發出一聲小小的呻吟,有點類似嬰兒的哭聲,如果他們不是見多了這種事,怕是也要寒毛直豎了。

  他們剛走上二樓,一股森冷的氣息剎那間鋪天蓋地衝來,那是長期有負面波動的生物居住的地方才有的氣息。

  ──這裡是靈異學院的宿舍吧?怎麼會有這麼強的負面波動?!

  他們對視一眼,樓厲凡閉上了眼睛,讓自己的心沉澱下來,一寸一寸的感知整棟樓上可能有的、帶有負面波動的生物。

  ──在更往裡一點,再往裡……

  樓厲凡一邊感應,一邊引領著霈林海往裡走去。

  這宿舍樓從外面看的話,頂多也不過五十公尺寬,可他們足足走了五分鐘,少說也有幾百公尺了,仍是沒有走到頭,甚至連房間也沒有,只有看起來一模一樣的牆壁和壁燈一段一段的閃過。

  「厲凡……我們好像陷入某個迷宮裡了……」

  正在專心感應的樓厲凡沒有發覺他已經把自己的姓省略掉了,只是點了點頭,隨即問道:「你會破解迷宮嗎?這種程度的話,就算你的技藝不精應該也沒問題吧?」

  霈林海會意一笑,「這話沒錯……」

  樓厲凡很默契的站到了一邊,霈林海雙手對掌,雙目微閉,手心之中浮現出一道光的圓圈,一掠──

  「破!」

  紅光閃過,四周那一模一樣的牆壁和壁燈霎時間碎裂開來,嘩啦啦落到地上,揚起一片煙塵。

  「咳咳咳……這是誰設的!咳咳咳……這麼沒公德心!」

  一般的迷宮在被破之後會化成清煙消失掉,像這樣化作嗆死人的煙塵,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

  煙塵逐漸凝集成人形,樓厲凡剛才所感受到的負面波動忽而變得很強,一個身穿黑色長裙的十一、二歲小女孩隨即出現在他們面前。

  「您好,我是宿舍管理員拜特,今後請多多指教!」小女孩深深的一鞠躬。

  霈林海被她的大禮嚇到,馬上也深深的一彎腰,「彼此、彼此!」

  「宿舍裡的怪人會比您想像的還要多,希望兩位能多多包涵!」又是一深彎腰。

  「當然、當然!」也一彎腰。

  「拜特也會經常犯些無傷大雅的小錯誤,只要您不死掉,請多多原諒!」再一彎腰。

  「哪裡哪……啊?!」霈林海正準備彎下的腰僵硬在半空,「妳說……?」

  名為拜特的小女孩嘻嘻一笑,又化作漫天煙塵消失去。她消失的同時,那強烈的負面波動也消失了。

  「為什麼男生宿舍的管理員是個這麼小的小女孩?」霈林海問。

  「我不知道。」樓厲凡答。

  「為什麼她身上有這麼強的負面波動?」霈林海問。

  「我不知道……」樓厲凡答。

  「難道是妖怪?又不太像……」霈林海問。

  「再有問題就去問她本人,別來問我。」樓厲凡答。

 

  煙塵完全消失去,一個個裝潢精美得像是宮殿般亮麗的房間門在同樣亮麗的牆壁上顯現出來。那些門上都用金色牌子寫著房間號號,號碼下是名牌,每扇門上有兩個名牌,也就是說每個房間裡住兩個人。

  「328329330……啊,有了!是333!」

  用鑰匙開門,推門而入──兩人頓時呆住。

  整個房間都被打扮成了可愛的粉紅色,牆上還畫了無數的小心心──不要懷疑,就是少女漫畫裡的那種小心心。

  而正對著門的牆壁上,還用大紅色的漆刷著幾行大字──

  「歡迎入住情侶之間!凡是住進這個房間的人一定會成為幸福的情侶喲♥♥♥♥♥

  後面一串大心心符號,怵目驚心。

  兩個可憐的人好像被什麼東西當頭給了一棒般,在原地石化了……

 

 

哎呀呀~男生當然是住男生宿舍,

但為啥這間333號房叫做「情侶之間」呢?

而這間pink pink的房間,究竟暗藏什麼玄機?

精采故事《變態靈異學院01他和他,命定的室友》即將在1228日上市,敬請期待!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不思議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