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角書系第二彈

輕小說插畫名家──重花(麻紀)老師

繼《神臨誌記》再次挑戰長篇小說!

 

好奇心爆棚的少女,遇上了在圖書館出沒的紅心王子

一場在現世與異界穿梭的奇幻旅程就此展開──

您,準備好與重花老師一起遨遊鏡之國了嗎?

 

 

紅心冒險01封面(ss   

《紅心冒險01》

 

 

 

兔子、兔子、鏡子裡的兔子,

捧著文件在奔跑。

兔子、兔子、穿西裝的兔子,

背上的發條正在轉動。

少女、少女、好奇的少女,

推開了鏡子中的門……

 

紅心國的冒險歷程,絢麗展開!

 

 

 

 

書籍資訊

典藏閣.不思議工作室

羊角002

書名:紅心冒險01

作者:重花

畫者:重花

上市日:2015年8月19日

價格:定價220元

購書方式:可至全省7-11超商(優惠價85折),或是蛙蛙書店、安利美特animate、金石堂、墊腳石、諾貝爾、建宏等一般書店購買,或上網至新絲路、金石堂、博客來等網路書店訂購。

香港地區:請洽一代匯集。

 

 

新書贈品好康報

凡於新絲路網路書店金石堂網路書店購買《紅心冒險01》一書,即贈「紅心冒險角色書籤套組」一份,一份有三個角色。數量有限,送完為止。

 典藏閣-紅心冒險01贈品-霧透卡書籤sample  

 

 

 

 

精采試閱

  黎筱愛剛下課。

  這時她背著書包,站在離自己學校約五分鐘路程的S大學圖書館的門口。

  她看起來約莫十三、四歲,年紀跟大學生們相差甚遠,理應是個顯眼的存在,但來來往往的大學生並沒有特別注意她。畢竟,S大自己有一所附屬高中,圖書館本身也開放給隔壁的S中學生使用,國、高中生在這裡出沒並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

  少女望著玻璃大門。她的臉上有著期待、不安,與些許的興奮。只是來個圖書館似乎不需要這麼緊張,不過,她的確不是來借書的。

  「希望……可以看到啊!傳說中的……」她低喃著這句話,然後深吸了口氣,像是要走進什麼重要的儀式會場一般慎重地邁開腳步,走進了圖書館一樓。

  再說一次,她不是來借書的。

  她是來見鬼的。

  事情要從前一天開始說起……

 

  「咳。」少女鄭重地清了清喉嚨,用戲劇性的緩慢語氣,放低了聲音說:「隔壁那所大學………」

  「的附中的學長。」黎筱愛忍不住接話。

  「不是學長!黎筱愛妳是皮在癢啊!隔壁那所大學的圖書館妳去過吧?」

  「喔,去過啊,不是說我們學校圖書館很小,所以隔壁特別跟我們共用圖書館嗎?我們學校的學生應該都去過吧,拿學生證就能進去了。」黎筱愛點點頭,「圖書館怎麼了?」

  「那間圖書館有個很少人知道的傳聞。」韓沁喜說,「聽他們那所大學的『傳聞研究社』的大學生說,那間圖書館五樓的角落,有一面沒有在使用的鏡子。不知道為什麼會在那裡,好像是校長還是誰借放的,一放就沒拿走了,妳有看過那面鏡子嗎?」

  「哦,那面鏡子!」

  說到那面鏡子,黎筱愛就來了興致,「有啊,有看過!因為在那裡放個鏡子實在是太奇怪了,我印象很深刻,是一面鏡框有雕花,看起來舊舊的、很高的大鏡子對吧?我去借書或是去看書時偶爾會繞上去看一下!」

  「妳果然知道啊,也只有妳這種好奇寶寶會爬五層樓去看一面破鏡子。」韓沁喜呵呵了兩聲,「雖然關於鏡子到底是誰的這件事好像沒人能給個答案,不過,那面鏡子啊,這兩年有個奇怪的傳聞。」

  「奇怪的傳聞?」

  「嗯。聽說……」

  韓沁喜故意拖長了尾音停頓,看夠了好友期待的表情,才慢慢說──

  「聽說,那面鏡子裡面,住著一個幽靈。」

 

  於是,因為好友的這一番話,黎筱愛這兩天上起課來都魂不守舍、心不在焉,今天一下課就來到了圖書館,因為她滿腦子都是「奇妙的圖書館幽靈」這件事。

  出沒時間並非深夜,而是人正多的下午五、六點。地點是人煙稀少的五樓專業研究區裡,不知為何會放在那裡的鏡子。幽靈是一個白色頭髮,戴著高禮帽,穿著燕尾服的少年。

  高禮帽、燕尾服,這麼奇怪的打扮竟然出現在一個少年身上,那到底是一個怎麼樣的幽靈?感覺好像不是這個年代的?黎筱愛一邊爬樓梯一邊想。

  難道是那面鏡子有問題?嗯,這麼說好像也說得通,那面鏡子她有印象,看起來的確有些破舊,她不懂如何判斷物品的年代,總之只要看起來是有那麼回事,那好像就是那麼回事了,說是古董她也信的。

  「好像說得通耶!因為這棟圖書館還這麼新,而且在蓋的時候也沒聽說有什麼意外,沒道理鬧鬼啊,但如果是附在鏡子上的話就很合理了!」

  她一邊走上旋轉梯,一邊胡思亂想著。

  五樓很快就到了,但是當黎筱愛興沖沖地跑到記憶裡鏡子的位置時,卻驚愕地「咦」了一聲,愣住了。

  「怎、怎麼會?」

  原本放鏡子的地方現在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了。

  黎筱愛錯愕地愣在原地。她有想過可能會看不到幽靈,也打算要是看不到就有空時來堵堵看,這種事畢竟還是靠運氣的,總不可能第一天就剛好被她碰上。

  但她卻沒有料到,那面一直都擺在那裡無人聞問的鏡子,竟然不見了。

 

    ◆◎◆◎◆◎◆

 

  那面被搬走的鏡子就在屏風的後面!

  那是一面很大的方形立鏡,鏡面雖然有些班點和髒汙,但沒有破損,還是完好的;似乎是年代很久遠的物品了,而且沒什麼人照料,木質鏡框上也蒙上了一層灰塵,有些沾灰的地方好像有被抹掉的痕跡,應該是今天搬它上來的人留下的。但陳舊歸陳舊,如果仔細看的話,會發現鏡框的雕工相當細膩,可以想像這面鏡子在破敗如廝以前,應該是相當漂亮的。

  「該不會,那個男生就是……」黎筱愛自言自語著,「可是不對啊,不都說鏡子幽靈是一個白頭髮的小男生嗎?咦,等等,我剛剛的確有在眼角餘光看到白色,可剛剛那男生應該是個活人啊?」

  少女就這樣在鏡子前面站了好一陣子,她實在無法理解發生了什麼事。她一邊想著,一邊不經意地抬眼瞄了一下鏡子,接著整個人都嚇醒了。

  鏡子裡面沒有她。

  可是,鏡子裡有一扇門。

  「這、這這這……」

  黎筱愛揉揉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看見了什麼。她回頭望了一下,自己的背後是牆,就算照不出自己(雖然這就夠荒謬了),但……哪來的一扇門讓這面鏡子照啊?

  她望著鏡子裡頭的門看了好半晌,然後猶豫地伸出手摸了摸鏡面──

  她的手穿過了鏡子,摸到了凹凸的、木質的東西。

  她摸到門。

  黎筱愛倒吸了一口氣。她將手往下移到門把的地方,金屬的冰涼觸感很實在,這並不是幻覺或是夢境。

  少女猶豫了一下,然後握住門把,壓下,把門推開──

  走了進去。

  她的身影穿過鏡子,在木門後隱沒。

  門無聲地關上後便迅速消失,立鏡映出了對面的牆,彷彿什麼都沒發生過一般,回歸了平靜。

 

    ◆◎◆◎◆◎◆

 

  黎筱愛才剛穿過那道鏡中門,就被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包圍。她轉身想看看自己身後的門,卻發現門已經關上了;黎筱愛別無他法,只能試著向前走。

  因為看不見,她走得很慢,伸出去往前摸索的手始終都沒有碰到東西,但腳下踩的的確是地板──她還蹲下來摸過,手心碰觸的是冰涼粗糙的質地,像是石頭。

  等適應了黑暗之後,黎筱愛終於勉強看出來這裡是一條寬敞的走廊,她正在走廊的中央。左右有石柱立著,石柱外頭是真正的一片闃黑,她曾試著想靠近看看,卻發現怎麼樣也無法接近石柱,就像是不停的原地踏步似的,無論走多久,她跟石柱之間的距離都沒有改變過一分。

  真是個奇妙的地方。黎筱愛一邊張望著,一邊繼續往前走。

  這條走廊到底通往哪裡呢?就在她已經走得有些不耐煩的時候,走廊終於來到了盡頭。

  「這是……門?」

  黎筱愛抬頭,驚訝地張著嘴,看著矗立在面前的、四扇巨大的對開大門。她依稀可以看出門上有四個符號,而且那些符號,她是認識的。

  「愛心……菱形……嗯?這是撲克牌的……」她好奇地在門前面轉來轉去,紅心、方塊、梅花、黑桃,撲克牌的四個花色簡單地刻在門上,然後她試著摸了摸有紅心符號的門,潤滑沁涼的感覺,似乎是石頭做的。

  「這個推得開嗎?」

  看起來好像很重。正當少女這麼想著的時候,手掌底下的門扇竟然微微動了一下。

  「!」

  她嚇了一跳,連忙把手拿開,但是門卻往裡微微地開了一條小縫,透出明亮的光芒。

  就像被那光芒蠱惑似的,黎筱愛走向前去,推開了紅心的門扉。

  門沒有想像中的重。她從門後鑽出來,映入眼中的,是一個寬廣的圓形大堂。大堂的地面由光滑的乳白色石材鋪成,在正中間有一個由繁複的金線設計包裹著的巨大的暗紅色心形圖案,粗大的柱子嵌在牆內圍成一圈,柱子上面都鑲著金色的玻璃。高高的穹頂由玻璃構成,明亮的陽光透進來,整個空間看起來非常明亮且舒服。

  雖然從走廊開始就很明顯不是圖書館的範疇,甚至已經脫離了現實,但黎筱愛意外地並不覺得害怕。

  她一邊四處張望,一邊緩緩地走到中間的紅心上面,抬頭望著那個漂亮的穹頂張大了嘴,在心裡讚嘆了好一陣子。

  白天很漂亮,晚上應該也很漂亮吧?可以躺在中間看星星呢。

  看夠了天空,她轉了個圈,看了整個大堂一眼,這才發現一些不太對勁的地方。

  不太對勁的地方是牆。在柱子與柱子中間的牆壁鑲著長方形的磁磚,而且是豎著的,甚至有些高度寬度還有微妙的不一樣。

  真奇怪,明明整個大廳是西式的風格,柱子上的雕刻也是古典的藤蔓花紋,牆壁怎麼會長那樣呢?黎筱愛好奇地朝牆壁走過去,而當她走近到能搞清楚那是什麼的時候,不禁驚訝地張大了嘴,加快腳步迅速地衝到牆壁前。

  圍繞在她四周的並不是牆壁。仔細一看,就會發現那些都是嵌在牆內的書櫃,一本一本顏色古樸的書整齊並列著,成千上萬、密密麻麻地排滿在書架上,從地板一路延伸到穹頂的邊緣。灰塵反射著陽光在空中飄散著,為整個空間平添了一股靜謐而華麗的氛圍。

  「……」

  黎筱愛只能望著眼前的景象發愣。她生平從沒見過這麼多的書,更沒見過用這種宏偉的方式陳列著的書。雖然S大圖書館的藏書也很多,但跟這裡比起來,光是書櫃的高度與氣勢就輸了不知多少倍。那些大小相同、只有厚薄有些許不同的書一排一排地像牆磚一樣砌成了一面書櫃牆,穹頂邊上的那些離地面至少有兩、三公尺高,連顏色都看不清楚了,只能依稀辨認出似乎是書的樣子。

  「這麼多書……這裡也是個圖書館嗎?」

  似乎也只有這個推測是最合理的。她仰望著高高的書架,一邊驚嘆於那個超出常理的高度,心裡的疑問一個接一個冒出來。

  最頂上的書要怎麼拿?爬梯子?當初是一本一本擺上去的嗎?也是爬梯子?那得花多久時間啊!而且地震來的時候怎麼辦啊?會掉下來嗎?

  一想到這,她忍不住想像了一下,這些書跟山崩一樣掉下來堆得滿地都是的樣子。她為那情景抖了下肩膀,一邊祈禱這個奇妙的建築最好不要在地震帶上,一邊好奇地朝著書櫃走去。

  「這都是些什麼書啊?」

  黎筱愛伸出手摸過那排書牆。皮革、紙張、或是摸不出什麼材質的書背在她手指下滑過,這些書好像都是同一個系列的,書背上都寫著一串數字與A.D以及B.C,以及一至兩個她看不懂的字。

  B.CA.D?什麼意思?年代?她疑惑著抽出一本紅皮的書,書的封面用金色烙上了與書背一樣的數字與不明文字的字串,周圍用細金線框住,是非常簡單復古的設計。她翻開來,第一頁畫著一個用繩子串著像是項鍊的東西,底下用類似封面的文字書寫著她看不懂的內容。

  她又翻了幾頁,都是字,偶爾會出現圖,不過都是物件,沒有什麼描述性的圖畫。她完全看不懂,覺得有些無趣,便把書放了回去,沿著書櫃牆繞著大堂走,視線在一排排整齊得如同竹簡的書背上梭巡,想找找看有什麼是自己看得懂的。她走著走著,綿延的書櫃牆出現了一個斷口──是一扇門。

  「這是……」

  黎筱愛好奇地打量那扇跟圖書館六樓的鏡子裡出現的長得一模一樣的門。這扇門就這樣開在書牆中間,上方和左右都被書包圍,不知是否是這原因,讓這扇門看起來特別的小。

  是通向哪裡的呢?

  她輕輕轉動門把,小小的金屬摩擦聲響起。

  沒有鎖……黎筱愛暗想。

  少女做了個深呼吸,帶著些許的緊張不安,與很多的興奮,推開了門扉。

 

  黎筱愛從一個很多書的空間,走進了──另一個更多書的空間。

  「哇……賽……」

  她抬頭看著面前一排排高聳的書架,忍不住發出驚嘆。像巨大骨牌一樣排在一起的書架以一種驚人的氣勢往前延伸至這條狹長走廊的盡頭,而兩邊的牆就跟前一個房間一樣是用書與書架砌成的。美麗的弧形拱頂繪著連續的心形圖案,與外面大堂地板上的圖案一模一樣。

  「這裡實在……太棒了!」

  她無法控制自己興奮的心情,在書架與書架間穿梭奔跑。

  由於過世的父親是個旅遊作家,常來他們家走動的遠房表親也是個常常在外頭飛來飛去的人,所以黎筱愛從小就時常看見國外的建築、風景或是人文照片,也常常聽父親或表親講述國外的見聞。她原本以為自己看過的美景已經不少了,但也許是因為自己正身在其中,現在這個神秘的圖書館迅速地成為她心裡不可動搖的第一名。

  這麼多的書,還有這麼多放滿了書、整齊排列的巨大書櫃,光是一眼望過去就足以讓人感到震撼。雖然以採光來說,還是外面那個穹頂看起來更華麗,但這裡穩定的照明看起來卻更有圖書館的感覺。整個空間散發著一種古樸又莊嚴的味道,讓她想起父親給她看過的,那些歷史悠久的國外古老圖書館的照片。

  黎筱愛非常新鮮地像是在逛博物館一樣,逛起了這個奇怪的地方。除了很多的巨大書架以外,走廊旁邊還一路放滿了玻璃展示櫃,裡面有各式各樣的物品。

  骯髒的手帕、金色的別緻鈕釦、菸斗、鋼筆,甚至還有髮圈、或是已經開過的信封……看起來毫無章法,什麼都有,但卻都小心翼翼地被收藏著。黎筱愛覺得很奇怪。但這些東西底下沒有任何說明的牌子,她也看不出任何端倪。

  黎筱愛就這樣慢慢看,沿著走廊一路走,偶爾好奇地抽出書牆上的書來翻。這些書都跟她在外面那個書牆上拿下來的書有著一樣的編排,她拿了幾本,越看越有意思。

  雖然文字完全看不懂,但她卻發現那些開頭的小圖畫得很細緻,就算是同樣的東西,也會細心地畫出差異來。例如,她發現某本書裡面有兩隻小熊玩偶吊飾,但其中一個有蝴蝶結,另一個沒有,而且沒有蝴蝶結的那個還畫得有些舊舊髒髒的;比較舊的那個也擁有較長的篇幅,中間甚至還多還畫了一個小男孩的插圖。而最大的差異就是,舊的這個上面蓋了一個紅色的大章,就在頁面中間,而另一隻熊則沒有。

  蓋章的到底是什麼意思?黎筱愛對比了半天依舊看不出端倪,她又翻了幾本,有些頁面有蓋章,有些沒有,她無法判斷蓋章的規律在哪。

  「如果可以看得懂就好了。」黎筱愛不無可惜地道。

  她把那幾本書塞了回去,望望走廊盡頭的棕色大門,打算去推推看能不能開,可以的話就進去看看。

  而當她這麼想的時候,門發出了很輕微的喀擦一聲。

  黎筱愛愣了一下,然後迅速地一閃身躲到書櫃後面。她屏住呼吸,聽見門打開的嘎吱聲,還有又關上時輕微的砰一聲。

  有什麼進來了。沒有腳步聲,但是原本靜謐的空間裡多了很小的金屬摩擦聲,像什麼機械轉動的聲音。少女悄悄地從書架邊緣探出頭,看見了一隻兔子娃娃往她的方向一步一步地走過來。

  黎筱愛驚愕地張開了嘴。

  一個兔子絨毛娃娃?

  在走路?

  一看到對方只是隻兔子,她也不在乎被發現了,就那樣光明正大地盯著。

  兔子走了幾步忽然停了下來,它疑惑地四處張望,然後抬起頭,兩個黑溜的眼睛跟黎筱愛四目相接。

  少女眨了眨眼。

  兔子愣愣地回望著她。

  「好厲害哦!」

  黎筱愛忽然從書櫃後頭跳了出來,兔子玩偶像是被嚇到一般原地蹦了一下,然後立刻靈活地轉身,很快地用兩隻腳跑了起來。黎筱愛彎腰想抓它卻撲了個空,她立刻追了上去,兔子鑽回了剛剛跑出來的那道門裡頭,黎筱愛也跟著跑了過去。

  「別跑!」

  黎筱愛輕易地推開那扇門,門內是一個看起來像是休息室的房間,有著壁爐、似乎很柔軟的古典樣式的沙發,以及小茶几。牆依舊是由書砌成的,但數量比前面走廊的要少一些。但她現在對這個房間完全沒有興趣。

  少女掃視了一圈,沒在角落發現兔子的影子,但此時她眼尖地察覺斜前方有東西在動,仔細一看,那隻兔子又從另一扇門鑽出去了。

  「呀!等等!」

  她邁開大步穿過房間,三兩下追了上去,門後面的寬闊長廊跟剛才的走廊非常相似,都放滿了書架與展示櫃,兔子白乎乎的身影閃進了高大的書櫃後頭,黎筱愛快步追了上去。

  這兔子好厲害!少女想著。

  明明是發條驅動的,可是卻這麼靈活,現在的玩具已經做得這麼先進了嗎?還是說那個發條只是裝飾,它裡面有其他的機關?

  黎筱愛腦子裡閃過各式各樣的推測,最後打定主意一定要抓到它好好研究一下。

  兔子小小的身影在書架間靈活地竄來竄去,黎筱愛好幾次要抓到卻又被它溜了。他們在這條走廊上竄下跳,在兩條長廊與一個房間之間來回追逐著跑。不知追了多久,黎筱愛有些上氣不接下氣,而那隻兔子的動作似乎也沒有一開始這麼靈活了,它奔跑的速度慢了下來,黎筱愛忍不住想起了某個電池廣告的兔子。

  不過這對她來說,倒是個好消息。

  「這次抓到你了!」

  就在兔子又想要拐進書櫃間狹窄的走道時,黎筱愛猛地往前一撲,一把揪住了它的衣角,然後伸手一拎,白兔就在懷裡了。

  似乎沒料到她竟會忽然來這一下,白兔整個僵住了,黎筱愛坐在地上喘了一會,抱著手裡的玩偶東捏西捏,當她把兔子捧到眼前時,那隻白兔竟然簌簌發起抖來。

  「好厲害,還會發抖!」她驚訝地喊了一聲,接著把手中不停顫抖的兔子翻來覆去地察看。捏捏它又毛又軟的肚子、掀開手工精緻的小燕尾服、搓搓毛茸茸的耳朵。

  「奇怪,怎麼摸不到骨架之類的?」她用力捏了捏玩偶的手,只覺得捏到軟軟的棉花,「明明這麼靈活,怎麼可能裡面會沒有骨架呢?」

  專心玩弄手上的兔子的黎筱愛並沒有注意到,原本只有一個的發條轉動聲,慢慢地變多了。

  「好奇怪啊,裡面到底是什麼機關,只能拆開來看了嗎?」黎筱愛嘟囔著,手中的兔子抖了好大一下,接著大動作掙扎起來。黎筱愛一個沒抓好就讓它從手中掉了下去。

  「欸!等一……」

  兔子一溜煙鑽過她的腳邊朝後面衝去,少女轉身想把它抓回來,但卻看見那隻兔子衝進了……

  一堆兔子裡面。

  「咦?」

  黎筱愛的動作暫時停住了。眼前站著一整群至少有二、三十隻,跟剛剛被自己捏來捏去的那隻兔子長得一模一樣的玩偶,每一隻都抬頭望著她。

  從少女的魔掌中逃走的那隻兔子鑽進去後迅速跑到群體的後面,一下子隱沒在一模一樣的同伴中,少女一眨眼就完全分不出來到底是哪一隻了。

  「嗯,你們好?」

  她下意識地後退,明明只是一群兔子玩偶,黎筱愛卻覺得它們似乎散發出一股莫名的威壓感。而她退一步,兔子們就前進一步,發條轉動聲錯落有致地響著,原本是很微小的聲音,但一下子這麼多重疊起來,也變得有些刺耳。

  「欸……」

  黎筱愛迅速爬了起來,慢慢地往後退。她轉動視線望著兩旁延伸出的走道,跟兔子群互瞪了幾秒後,忽地轉身往其中一個方向狂奔起來。後面的兔子軍團也立刻追了上去,毛茸茸的腳在地上跑的時候發出細細的摩擦聲,原本聽起來應該很可愛,但黎筱愛現在完全沒有心情去想那些事情。

  她竟然,在一個陌生的圖書館,被一群兔子玩偶追著跑!

  這說出去誰會相信啊!

  被什麼東西追著明明就應該是很恐怖的一件事,但黎筱愛不只覺得害怕,也同時覺得荒謬又滑稽。她不時回頭看,發現兔子們離她越來越近。

  「咿!這些裝發條的東西也跑得太快了一點!」

  得拖慢它們的速度。少女觀察了一下四周,忽然有了主意。

  她拐彎衝進了兩座書架中間,兔子們也很聰明地立刻兵分兩路前後堵她。黎筱愛哼了一聲,深吸了口氣,然後猛地朝兔子們繞路過來的那一側書架用力推了一下。

  巨大的書架發出悶悶的砰聲,不穩地搖晃,黎筱愛抓住那個搖晃的幅度又推了一次,書架搖得更明顯了,放在上層的書紛紛往下掉,砰砰地落在地上,揚起些許灰塵。

  原想從後面繞過去抓她的兔子們好些躲避不及被掉落的書埋個正著,而來追黎筱愛的兔子們則好像忽然傻了,它們停下了腳步,往書掉下來的方向望去,有好幾隻已經跑過去了,剩下的則看看少女又看看書架,明顯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嘿!」

  黎筱愛又撞了一次。

  書架終於往前傾倒,大量的書掉了下來。而且更可怕的是,由於這些書架排得像骨牌一樣,於是倒下去時也就像骨牌一樣,倒了一座,後頭便連倒好幾座──巨大沉重的碰撞聲和書掉在地上的聲音迴盪在空間裡面,同時空氣中立刻揚起了大量的灰塵。

  兔子們已經完全傻掉了,而黎筱愛眼見自己創造出來的破綻奏效,也沒心情欣賞書架骨牌秀,立刻朝著剛剛計畫好的方向跑去──那是走廊牆邊的幾扇門之一。

  少女衝到門前,滿心祈禱著用力壓下手把。

  ──沒鎖!

  她大喜過望,推開門衝了進去,接著迅速且用力地將門關上。

  巨大的「砰!」一聲迴響在安靜的空間內,黎筱愛背抵著門大口喘著氣,她感覺到有一些回過神來想抓她的兔子好像在撞門,門一下一下很細微的震動著,但靠在她手肘邊的門把使終沒有被轉動。

  ──那些兔子的身高應該搆不到這個門把,而且它們也很輕,應該也撞不開吧。

  黎筱愛心裡怦咚怦咚擂鼓似的跳著,不知道過了多久,門另一邊的動靜越來越小,最終完全安靜了下來。原本隔著一扇門也能聽見的發條轉動聲漸漸沒有了。

  走了?

  她一邊喘一邊想,慢慢靠著門板滑坐在地上。

  「呼……呼……哈……」

  黎筱愛又喘了好一會才慢慢平復了呼吸。剛剛實在太緊張了,現在危機暫時解除,她覺得全身都癱軟了下來。

  「那些……兔子……到底是什麼……」

  她一邊喃喃自語著,一邊環視著自己闖進來的這個房間。這裡的光線比剛剛那間要陰暗一些,也比剛才那間要小一些,高大的書架只擺了兩排,左右延伸各六座,總共十二座書架。

  雖然這裡的書架比較少,但不知為何黎筱愛卻覺得這個房間散發出來的氣氛,比剛剛那間要壓抑很多,她剛衝進來時只想著要躲開那群兔子,完全沒有發現這個房間的異狀,但稍微放鬆下來的現在,那明顯的異樣氛圍立刻包圍了她。

  黎筱愛左右看了一下,明明就是一個新的房間,卻沒什麼想逛的念頭,她甚至在想,要是那些兔子走了,她要不要回到剛才那個大房間去,然後試著找路回家。

  對啊,找路回家。

  興奮感完全被剛才的追逐與這個房間的異樣消除的現在,她才意識到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這個看起來像圖書館的地方到底是哪裡?她是怎麼進來的?她還能透過那條黑暗的走廊走回S大圖書館嗎?

  「唔,總之先回去吧!」

  她做了個深呼吸穩定一下心情,然後壓下門把。

  「咦?」

  黎筱愛愣住了。

  原本很輕易就能壓下去的門把紋絲不動,她用力壓了幾下,只發出卡住的喀喀聲。

  「鎖住了?什麼時候?」

  少女慌張地又壓了幾下,依舊徒勞無功,她轉身想找找看還有沒有別的出入口,但卻發現在走道的對面,隔著兩座書櫃,有一個不知何時出現的人影站在那裡。

  「咿!」

  黎筱愛被這忽然出現的人嚇得心臟都快要從嘴裡跳出來了。她驚恐地喘了一口氣,仔細打量著那個忽然出現的「人」。

  來人看不出性別,年紀並不大,似乎只有八、九歲。他頭上戴著一頂有點像從中間橫劈開的南瓜般的帽子,留著像香菇似的短髮,穿著暗紅色的長外套,下襬撐開成A字,說是外套,但又有點像洋裝,邊緣還裝飾著金線。他一動也不動地站在那裡,直勾勾地望著黎筱愛。

  「那個,我……」黎筱愛試著跟他搭話。不知為何,她覺得這個人的眼神雖然沒有散發出善意,但好像也沒有惡意。

  「我迷路了,請問這裡是什麼地方?我要怎麼出去?」

  黎筱愛一步一步緩緩地靠近那個人,她盯著對方的眼睛,始終沒有移開。而對於她的靠近,那個孩子既沒有迎上去,也沒有後退,只是站在原地一言不發的望著她。

  「……嗯……那個……」

  見對方沒有反應,黎筱愛想再把自己的問題敘述一次,卻忽然看見他的手動了──那人將手舉了起來,黎筱愛這時才赫然發現,他手中握著一柄劍。

  「!」

  他有武器!?

  黎筱愛嚇了一跳,反射性地轉身想跑,卻猛地被絆倒,然後摔在一團柔軟的東西上面。

  「什、什麼……嗚哇!你們什麼時候……」

  黎筱愛這時才發現那群兔子不知何時又出現了,而且數量還比剛才更多。它們接住了摔倒的她,然後拿起剛剛用來絆倒她的繩子,迅速地把她捆了個結實。

  「咦?咦咦咦?」

  ──這是什麼展開!這個人和這些奇怪的兔子是一夥的?!

  黎筱愛還沒來得及細想就被兔子們像扛戰利品似的扛了起來,而那個孩子則走到了兔子們的前面,回頭看了一眼不斷扭動想掙脫繩子的少女,舉起手中的劍做了個「跟我來」的動作,領著兔子們往前走。

  「喂,你們到底要帶我去哪裡?喂!」

  黎筱愛慌張地扭來扭去,但繩子捆得非常緊,她不管怎麼動都掙脫不開。

  「去見殿下。」

  走在最前面的那個人頭也不回地說了這一句話,然後再也沒有開口。

  「殿、殿下?」

  ──王子?公主?我們國家有這種東西嗎?

  少女帶著滿腹疑問,忐忑不安地被扛出了這個房間。

 

    ◆◎◆◎◆◎◆

 

  聽見這個名字的瞬間,原本正好要說什麼的拉比一下子愣住了,他半張著嘴,表情看起來非常驚訝;就連站在後面一直沒什麼表情的雙胞胎,都露出了有些驚愕的神情。

  少年與少女就這樣無聲對望了好幾秒,王儲這才終於回過神,結結巴巴地道:「妳說,白寧舞?」

  「你認識嗎?」黎筱愛說,「因為我剛剛一直覺得你長得好像誰啊,就想起了我前陣子看過一張跟你長得很像的照片,那是我一個很熟的阿姨的兒子。」

  「妳說妳跟白寧舞很熟!?」

  拉比忍不住往前一步,激動地抓住了黎筱愛的手,「真的嗎?」

  「咦,呃……」小愛被他的反應嚇了一跳,愣愣地說:「寧舞姨她是我媽媽的好朋友,昨天就住我家裡。」

  「那她現在人還在妳家嗎!」

  王儲又逼進了一些,少女忍不住微微往後彎腰,心想:啊,這張臉近看也很好看呢,零距離美人,睫毛好長……啊啊不對,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

  「不,她早上就離開了,說是要去趕飛機。」黎筱愛成實地回答。

  「嘖!該死……啊,咳,嗯。」

  聽到這個消息,一直都還算斯文有禮的王儲忽然粗魯地嘖了一聲,但立刻又意識到自己的行為不得體,連忙假咳了一下,裝作沒事地往旁邊望去。看著他紅起來的耳垂,黎筱愛想笑又不敢笑,只好偷偷掐了大腿一下讓自己忍著。

  「那個,王儲殿下,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你跟白寧舞?」

  拉比看了她一眼,努力收拾起多餘的情緒,試著恢復原本有禮又有些冰冷的樣子。少年站直身子,微微抬高了下巴,道:「白寧舞是我的母后,也是目前紅心王國的紅心女王,掌管遺忘之物圖書館的正式管理者。」

  他頓了頓,然後有些咬牙切齒地追加了一句——

  「目前,離家出走中。」

 

 

哎呀呀──書櫃像骨牌一樣倒落,這下禍可闖大了!

所以小愛被兔子們打包捆走~~(咦?)

神秘的圖書館、數不清的發條兔子、以及長著兔耳的王子,

究竟這是一個怎樣的奇異世界?

敬請期待8月19日《紅心冒險01》驚豔上市!

arrow
arrow

    不思議工作室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